首頁 » 17年山東首富花4400萬送女兒上斯坦福,被曝光后稱:我們是受害者

17年山東首富花4400萬送女兒上斯坦福,被曝光后稱:我們是受害者
2023/01/17
2023/01/17

2011年1月,再過不久就是美國大學聯考的日子了,一個美國男子家的大門響了起來,酒醉尚不清醒的他大聲詢問著到底是誰?又順著椅子爬了起來為外面的人開了門。

站在門口的人和他打了一個招呼,笑瞇瞇地看著他,原來是住在旁邊的鄰居。

威廉.辛格有些困惑,自己平時見到鄰居也會打招呼,但是對方很少會主動找上門來。這種反常的舉動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問。

「有什麼事情嗎?」他的聲音大了起來,為鄰居打擾自己喝酒而有些不耐煩。

鄰居將門打開了一些,散了散房間的酒氣,又將威廉拉到了門口草地上的椅子上坐了起來。

此時陽光正好,馬路邊只有他們兩家,并沒有其他人打擾兩人的談話,威廉.辛格的心情也好了起來,頭腦也有所清醒。

而鄰居也說明了來意,原來他有一個女兒今年正在備考大學,學的是體育特長。

他也不是很懂女兒選學校的事情,突然想起威廉.辛格之前的工作和體育有關,便希望讓威廉.辛格幫自家參謀參謀如何填報進行擇校才能讓分數有更高性價比。

看到對方語氣誠懇,威廉.辛格好心地幫忙查看起了學校資料,根據鄰居家女孩的平常體育表現和個人興趣給出了自己中肯的意見。

這也撥開了鄰居困惑的迷霧,威廉.辛格給出的選擇方向這確實對女兒來說是一個好選擇。

他真情實意地表達了對威廉辛格的感謝,甚至夸贊他完全具備一個合格大學顧問的潛質。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此時大學顧問的職業有著不錯的前景,如果能夠進入的話,未來的發展方向也很不錯

這是威廉.辛格第一次職業道路的改變,在往后余生中他確實將顧問一職發揮到了極致,在他的操作下,不少人通過體育特長的方式進入到了高校學校。

但是讓人震驚的是這些人其實根本不善于體育運動,甚至對于所謂的「體育特長」項目一無所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威廉.辛格又從中做了些什麼事情?

威廉.辛格的職業路

2010年及以前,威廉.辛格在美國一所大學擔任籃球教練,教導學生打籃球并組織帶領學校籃球隊成員們參加各個地區所組織的籃球比賽。

他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多,但是他樂此不疲,能從教導學生中收獲快樂,他非常期待每天的籃球訓練,并且期待著往后余生都在這里度過。

可是在 2010年,他的籃球教導生涯就此結束,并不是因為他發生了什麼意外,而是因為他所帶領的球隊戰況不佳。

學校非常看重這場籃球聯賽,但是這一次威廉.辛格所帶隊的球員們并沒有打出理想的成績,甚至發揮嚴重失常,最后和對方的比分以4:24輸掉了比賽。

導致他們在賽中墊底被淘汰,這讓他們很是郁悶,學校從來沒有得到過這麼差的成績,在學校董事會看來,作為教練的威廉.辛格需要擔負很大的責任。

威廉.辛格對此次的比賽表示抱歉,并說道,下次比賽一定會勝利,拿回榮耀。

可是作為學院的負責人,董事會可不想因為不穩定的發揮而再次輸掉比賽。

董事會并沒有被他的這個說辭說服,反而要求威廉.辛格在規定的時間內收拾東西離開學校。

威廉.辛格有些吃驚,自己居然被開除了?

他呆呆走出辦公室來到籃球場,拿著平時訓練時候常用的那個籃球,將籃球投入了籃筐,這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事業,真的很喜歡,可惜要說再見了。

他有些失魂落魄,更為以后自己的生活而苦難,自己的工作經驗很難找到合適匹配的工作。

他嘆了氣,想到以后不知方向的工作便心緒難平,路過便利店的時候順手買下了一箱啤酒。

他還是沒有從自己失業的困境中走過來,只能將情緒發泄在喝酒上, 好在政府因為他的失業也給他發放了一定的補助金額,讓他不至于淪落街頭。

閑在家中的他無所事事,但是以往那些在高校訓練時候得出的體育和任教高校時候對于各個大學體育方面的了解,仍舊讓他在鄰居向他尋求大學聯考擇校方向的時候侃侃而談。

在交談的過程中威廉辛格突然聯想到了自己,之前自己便是在學校里面工作,又在各個學校打比賽,關于體育方面的大學錄取方式和各校錄取偏向都很熟悉。

他忍不住升起一個念頭,詢問自己為什麼不試試以此為生意呢?

這一想法一發不可收拾,正好現在待業在家有時間,他開始琢磨了起來,也讓他在未來將此事付諸了實踐。

當然他更多都是依靠自己之前當大學教練時所經營下來的人脈,通過金錢賄賂的方式,讓他的顧客能有走后門的途徑。

斯坦福大學被爆出舞弊

走后門的現象難以消失,對于緊張兒女學業,又頗具資產的人來說金錢不值一提,他們愿意嘗試。

但是事情總有敗露的一天, 2019年,明星路格林作為走后門的家長之一也因此將女兒送入了名校

但是這一番操作并沒有讓女兒珍惜名校讀書機會,反 而在社交媒體中吐槽母親,畢竟對于不喜歡學習的她而言讀書是一種折磨。

沒有相配比的學習實力卻得以入讀,這種囂張的凡爾賽吐槽在互聯網上激起了千層浪。

很多網友表示了自己的憤怒,在持續性的擴散下,FBI也開始關注并調查起了此事。

2019年5月2日,美國《洛杉磯時報》 一則關于美國著名學府入學舞弊案的新聞就這樣闖入了大家眼簾。

威廉.辛格作為中介售賣入學機會被曝光,很多人都由此知道了他在背后所操縱運營的「關鍵全球基金會」。

該項案件影響之大,涉及金額之多可以稱得上美國有史以來第一名,在這個過程中也曝出無數牽扯其中的50多名,大多為資產豐厚的富豪。

警方不斷向外界發布公告匯報該項案件的進度,多家媒體也對此進行持續性的跟蹤報道。

其中包括受賄者、30多名家長以及11名大學官員和體育教練在內的50人被起訴。

富商們非常舍得花錢,除了支付威廉在走后門賄賂中所出的錢外,還會給予他豐厚的報酬。

這讓威廉性格積累下了不少資產,所經營的招生走后門產業發展壯大。

他以這個非營利機構為「外皮」,收取高額費用讓「顧客」的子女在沒有達到入學資格的情況下順利進入名校。

為此他感到非常的得意,甚至曾公開撰寫并出版的書籍《叩開大學門:如何被妳的首選學校錄取》。

他記下自己的心得體會,并言之鑿鑿表示「我能決定誰能考上名校,誰最終會落榜。」

為了讓找他幫助的學生能夠順利進入名校,他常常會費盡心思,讓學生搖身一變成為運動員。

再通過金錢去賄賂一下所報考學校的教練,從而入學,又或者他會直接通過槍手幫助學生在例如在SAT等重要測試中作弊,謀取更高的分數。

因為他所營造的超高的錄取率,讓更多人關注到他,也信任他。

熟悉了一切流程操作之后,他膽子變得大了起來。

不僅增加了從家長手中收取的巨額「捐贈費用」,更是堂而皇之聯系這些學校的體育方面的教練為自己打造的「體育特長生」們放水。

無論是足球網球還是排球帆球,他通通有所涉及,這也讓他聯系到了很多不同方向的教練。

在事情爆發之后,人們驚訝地發現 包括加利福尼亞學校洛杉磯分校、斯坦福大學,喬治大學等都有涉及人員

趙濤及女兒趙雨思

威廉.辛格名氣越來越廣,不少希望為自己孩子學歷鑲金的家長找到他,這些人有些是美國明星,有些是企業老總。

據悉在他從2011年從事以來至事發被曝后的2018年整整七年時間里,他就收取不正當利益超過了2千5百萬美元。

除卻打通門道所花費的金額,他每次都能留下超過40%的金錢。

在這次案件中,引起廣大關注的便是步長制藥的趙濤及其女趙思雨。

威廉.辛格在這筆生意中頗為用心, 他成功地說服了趙雨思家人事先支付650萬元美金,也就是大約4400萬人民幣

他將趙雨思包裝成帆船運動員的人設成功申請進入了斯坦福大學中,這一高額的數值遠遠超過了他平時所定下的價格。

趙氏企業是國內有名制藥企業, 于1993年創辦,三年后營銷業績就超過了5億數額,更別提在21世紀后隨著社會飛速發展所抓住的機遇。

由當時集團的領頭人趙濤父親領隊帶領家族成員全身心投入到了集團建設中,這種頑強拼搏的精神使得此后的幾年里步長制藥得以穩步發展。

公司營業額在2002年的時候已經達到了10億元,又過了8年,步長制藥已經是陜西遠近聞名的大企業,而趙家也列入了財富榜前列。

而趙濤在公司的其他優異表現,也讓他在公司有更多的話語權。

他對步長制藥的發展有了更大的期待,很快便在山東建立了分公司也就是後來有名的山東步長制藥股份有限公司。

因為公司的盈利狀況優秀,趙濤還多次當選山東首富。

「她也是一名普通女孩,生活在一個大家庭,有著4個兄弟姐妹。喜歡彈鋼琴、哼小曲;喜歡騎馬、喜歡飛翔的感覺;喜歡藝術,喜歡抽象的工藝品。」

趙雨思在某社交平台曾進行直播用的賬號及個人簡介也被扒出。

引起了質疑,最大的槽點就是她是否真的如她所說的那樣在美國大學聯考中取得了托福111分,ACT的成績,最終憑借這成績進入了斯坦福大學。

天價擇校費被曝光后,斯塔福大學很快處理了此事情,并在2019年3月份向她發出了開除通知單。

大眾眼中,她所經營的溫柔美麗,學識淵博的人設濾鏡也隨之消失。

看到女兒的遭遇和受到影響,股票下跌的企業,趙母也感到煩惱,她關閉手機訊息,向周邊人表達自己的煩悶,在她看來自己完全是無意中受騙,他們一家人才是受害者。

自己只不過是因為一時的好心對威廉.辛格所在的基金會進行了捐款,想要幫助那些在斯坦福就讀的貧困生。

可是沒有想到自己一番善意的舉動,居然成為了威廉.辛格斂財的工具,引來了無妄之災,甚至還讓自己的女兒深陷輿論的中心。

面對威廉辛格的詐騙行為,她決定委托律師用法律的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

女兒平時的學習成績一直非常的優秀,也很熱衷于在學習參加各種興趣活動。

她希望能夠進入美國高校學習,于是母親便關注起了留學咨詢機構,從而認識到了威廉.辛格,2017年3月她通過自己的努力收到了斯坦福發出的offer。

可趙母的這一聲明在5月6日再次被斯坦福大學打臉。

斯坦福大學對趙母所說的情況進行了回應,他們表示疑惑,明明學校并沒有收到這筆錢。

而趙雨思能夠進入學校學習,也和他們的捐款沒有因果關系,而是因為提交了虛假的入學材料。

整個過程中,趙母所付出的金錢只有650萬美元,之后她便以捐款的名義進入到了學校的帆船項目。

從斯坦福返回學校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中,趙雨思暫停了自己的學業,從大眾的眼中消失,沉迷起了娛樂購物打發時間。

再次回歸社交媒體時,她已經出現在了一個卡地亞珍寶活動中,與她進行合照的都是活躍在娛樂圈中的明星,并且她還參加了一項攝影雜志封面的拍攝。

她屢次出現在時尚現場,精致的打扮也為她增加了不少流量,她是不少粉絲眼中生活在上流社會的人。

她的分享極大地滿足了粉絲的好奇心和探知欲,讓不少人不再糾結當年的舞弊。

因為下面的大學教練不能增加更多的人,所以他們讓這些作弊的人頂替了本該進入大學的學生的位置,甚至犧牲了原本應該被大學錄取的運動員。

時任馬薩諸塞州聯邦檢察官的安德魯·萊林曾經發表言論 「每一位舞弊入學的孩子身后,都有一位誠實、真正出眾的孩子被拒之門外。」

誠實永遠需要所有人敬畏的,需要遵從的,那些被冒名頂替剝奪了上大學的機會的人,他們的整個人生都被篡改了,他們的命運也被悄悄地改變了。

威廉.辛格也在6月19日的審判中被判處65年的監禁,以及罰款125萬美元。

誠實是每一個人對自己的承諾,也是一種社會的道德準則,隱瞞的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遵規守紀才能長遠。

-完-

編輯 | 張啊張、書書

文 | 熊嫦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