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年前非洲2歲「巫童」瀕臨渴死,路邊討水被美女收養,如今怎樣?

6年前非洲2歲「巫童」瀕臨渴死,路邊討水被美女收養,如今怎樣?
2023/01/19
2023/01/19

2017年11月3日,在非洲尼日利亞的一個巨大垃圾場里,各種已經發霉腐爛的東西堆積在這里,蒼蠅和蟑螂囂張地飛來飛去。

路過這個垃圾場的人紛紛皺緊眉頭,捂住鼻子,快速地跑開。

可是,就 在這樣的垃圾堆里,一大群餓得只剩皮包骨頭的非洲孩子正在里面賣力地尋找食物。

有些年紀小的孩子幸運地找到了一塊已經發霉了的食物,也會很快地被周圍的大孩子搶走。

為了活下去,他們只能坐在垃圾場門口乞討,祈求路過的人能夠給他們一點吃的。

可每一個路過的人都只會用嫌棄的目光看他們一樣,有些甚至還會惡狠狠地說, 「滾開,妳們這些該死的巫童」。

巫童是什麼呢?這些孩子又為什麼會流落到垃圾場里呢?

非洲巫童,被惡意詛咒的孩子

在被帝國主義國家殖民之前,非洲的很多國家都還處于原始社會的狀態中。

後來,反殖民運動興起,這些非洲國家陸續獲得了國家主權,被迫組建了現代國家機制。

可是非洲的很多國家識字率不高,大部分人還處于胎教水平,根本沒有組建一個現代國家的實力。

常年的戰亂和長久的貧困使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根本沒有接受現代教育的機會,思想也普遍比較迷信落后。

非洲有很多的宗教,也有很多人迷信這些宗教和宗教宣稱的鬼神之說。

為了擴張自己教派的勢力,這些宗教會幫助信徒「驅災辟邪」,以此吸引到更多的成員。

專門從事驅災辟邪工作的人被稱為巫師,他們宣稱自己是上帝的使者,會把上帝的旨意傳遞給平民。

每到深夜,這些巫師就會成群結隊地在街道上游走,他們停在哪一家門口,就說明這家藏著邪靈。

而且, 這些所謂的巫師還宣稱,孩童是最容易被邪靈附身的群體。

每逢嬰兒出生,這些巫師就會趕過去,為這些新生兒「算命」。

如果這個家庭剛好發生過禍事,或者他們給的「孝敬」不到位,巫師就會把他們家的孩子認定為「巫童」。

在眾人的眼中,「巫童」是不祥的象征,很容易給周圍的人,特別是給親屬帶來災禍。

有些疼愛孩子的人家,會給巫師們一大筆費用,讓他們幫孩子驅邪。

但是,一些本就貧困的人家沒有這樣的經濟實力, 只能把這些巫童丟出家門,有些心狠的父母甚至會直接掐死孩子。

越是貧困的地區,人口增長率反而越快,非洲的每個家庭差不多都有四五個孩子,所以他們根本不會在乎這些被丟棄的巫童。

這些被判定為「巫童」的孩子,就如同過街老鼠一般,根本沒有人愿意收養他們。

運氣不好的巫童可能會在被父母丟棄的幾天之后就活活餓死,運氣好一點的巫童孩子也生活得極為艱難。

這些孩子會聚集在附近的垃圾場里生活,這些垃圾場長年累月地堆積著腐爛的物品,而在垃圾場里翻找食物成了巫童們活下去的重要途徑。

白天的時候,這些巫童會在垃圾場里撿食物,也會把一些廢品拿出去換錢。

但這樣做也是存在著巨大的風險的, 一些年幼的巫童找到的食物和廢品會被年紀更大的孩子搶走。

而這些年紀更大的孩子即使能把廢品換成錢,也有被外面的人搶走的危險。

可即使這樣, 為了活下去,他們還是日復一日地在這些蚊蟻堆積的垃圾場里艱難求生。

晚上的時候,他們會聚集在用廢木板搭成的房子中,勉強有一個遮風避雨的避難所。

由于缺乏父母長輩的教導,很多巫童沒有養成良好的道德觀,會參與到暴力犯罪活動中。

每年都會有很多的非洲女孩被巫童侵犯,而她們生下的孩子也會被認為是巫童,這就形成了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丹麥女孩援非,路遇兩歲巫童

2016年,一個叫做Anja的丹麥女孩和一群志愿者來到非洲的尼日利亞。

Anja當時才28歲,家庭優渥,從小生活得就特別幸福。

她是一家動畫公司的建模師,有一份穩定且不菲的工資,公司氛圍也非常不錯。

Anja是一個心底非常善良的女孩,在聽說了非洲巫童的悲慘境遇之后,就一直想要為他們提供幫助。

剛開始的時候,Anja只是每個月定期向一些專門為巫童開設的慈善機構捐款。

2016年的時候,Anja下定了決心,辭去了工作,和一群來自不同國家但同樣心懷愛心的志愿者來到了非洲,加入了援非行動中。

Anja跟著其他的志愿者來到了尼日利亞,這里有非常優美的自然風光,但也有長期在溫飽線上掙扎的尼日利亞人民。

由于受教育程度不高, 很多當地成年男子只能砍樹、挖礦等簡單的體力勞動,薪水少得可憐。

但是,幾乎每個家庭都有好幾個嗷嗷待哺的孩子,這點薪水根本養不活一大家子人。

Anja走在尼日利亞的街頭,經常看到骨瘦如柴的孩子在街邊乞討,向路過的外國人討要食物和錢財。

到了飯點的時候,有些人還會蹲在垃圾堆旁邊翻找食物。

只要找到一點可以吃的,他們就會快速地塞進嘴里,因為時刻都會有人來跟他們搶奪這些殘羹剩飯。

每當這個時候,Anja就會于心不忍,把身上的零錢和食物分給這些可憐的孩子們。

2016年的一個夏天, Anja在跟同伴外出的時候遇見了一個倒在垃圾桶旁邊的小男孩。

這個小男孩骨瘦如柴,渾身上下只剩下了一層皮包骨頭,眼里滿是絕望和麻木。

他瑟瑟發抖地在一處垃圾堆里翻找食物,無數的蒼蠅就在他身邊盤旋,可他卻半點也不在意。

小男孩翻遍了這個垃圾堆,卻沒有找到一點可以飽腹的東西。

最后,他仿佛用盡了所有的力氣一般,頭暈目眩地倒在了垃圾堆里。

Anja從街邊路過的時候,剛好看到了小男孩倒下的一幕。

當時, 這個小男孩一絲不掛,渾身臟兮兮的,而且腹部還出現了積水的情況。

但Anja沒有絲毫猶豫,跑過去把他抱出了垃圾堆,仔細地檢查了他的身體情況。

當她發現這個小男孩只是因為太過饑餓才暈倒過去的時候,Anja立馬從背包里拿出了餅干和礦泉水。

她把一塊小餅干遞到了小男孩的嘴邊,他立馬就下意識地抱著餅干狼吞虎咽起來。

Anja怕他噎著,又打開了瓶蓋,小心翼翼地把水喂給小男孩。

她給小男孩喂水的一幕剛好被同行的一個攝影師拍了下來,并發到了網上。

不過,當時的Anja并沒有心思注意同伴,只是專心地給小男孩喂餅干、喂礦泉水。

當地人看見她如此照顧這個小男孩,立馬就嚷嚷了起來,對著他們倆大喊大叫。

「他是巫童,會帶來厄運,妳離他遠點,不然妳也會倒霉的。」

Anja雖然聽懂了當地人要表達的意思,但是卻無視了他們的話。

在她看來,這只是一個被父母拋棄的可憐孩子,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她應該救助他。

後來,同伴催促Anja不要繼續耽擱下去了,要快點趕往下一個救助點。

Anja見小男孩已經恢復了體力,就把背包里的一些食物和一瓶水塞進了小男孩的懷中。

收養巫童,取名霍普

Anja跟著同伴走了幾米之后,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看那個小男孩。

但令她沒想到的是,那個看起來只有一歲左右的小男孩早就被一群身材高大的孩子圍住了。

這群大孩子一邊用腳踢他,一邊想把他懷中的食物搶走。

雖然挨了不少打,受了不少傷,但是這個小男孩卻緊緊地抱著食物。

但是, 他的力氣太小了,這些孩子還是從他手中奪走了食物,小男孩只能一邊哭,一邊哀求他們把吃的還給他。

看見這一幕的Anja被撼動了,她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呆呆地看著倒在地上痛哭的小男孩。

不一會兒, 她沖了出去,拿出背包里的外套把這個受傷的男孩包裹了起來,帶著他一起前往下一個就遠點。

「我當時只有一個信念,只要我還生活在非洲,我就一定要讓這個孩子吃飽穿暖。」Anja回憶說。

她抱著小男孩快速地跟上了隊伍,同行的人也拿出了包里的藥品涂抹在了小男孩受傷的部位。

一個多小時之后,他們到達了下一個救援點,Anja立馬帶著這個孩子去看了醫生。

醫生告訴她, 這個小男孩十分虛弱,已經兩歲多了但看起來才一歲左右的樣子。

之后,在醫生的幫助下,Anja給這個小男孩洗了澡,換了一身干凈舒適的新衣服。

因為小男孩長久生活在垃圾堆里,所以身上有很多虱子和跳蚤,于是醫生又給他驅了蟲。

這個小男孩的身體太弱了,Anja就給他辦理了住院手續,在醫院接受專業的治療。

她每天都會來看望這個小男孩,也會抽空來照顧他。

剛開始的時候, Anja連面包都不敢給他喂太多,更不敢給他吃營養品,就怕他的身體受不住。

後來,在醫生和Anja的精心照顧下,小男孩的傷痕痊愈了,身上也長出了一些肉肉。

在小男孩出院的那一天,Anja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她要收養這個孩子。

之后, 她在當地政府辦理了收養手續,給這個孩子取名為霍普(Hope),也就是希望的意思。

在霍普身體好轉的時候,Anja給霍普喂水的那張照片也在網上廣泛地流傳開來。

世界各地的愛心人士都非常同情霍普的悲慘遭遇,也把更多的目光集中在了非洲巫童這個弱勢群體的身上。

「在非洲還有很多像霍普一樣可憐的小孩,他們從小被父母拋棄,只能在垃圾堆里找食物。」Anja這樣告訴關心霍普的網友。

他們給霍普籌集了一筆愛心基金,還給他送來了很多文具和生活用品,希望他能夠健康長大。

成立基金會,傳遞愛心

2022年2月19日,Anja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霍普的近照,吸引了很多網友的關注。

在Anja的照顧下,霍普的身體也越來越健康,從骨瘦如柴的小乞丐變成了圓潤可愛的小男孩。

現在霍普已經八歲了,早在去年上半年,Anja就把他送到了當地的學校去上學了。

Anja這些年一直待在非洲,只有一些重要的節假日才會回丹麥與親朋好友相聚。

每次回丹麥,Anja都會帶著霍普一起,霍普聰明開朗,Anja的家人也很喜歡他。

Anja知道非洲還有很多像霍普一樣可憐的巫童孩子,為了拯救這些孩子,回國后她成立了非洲兒童援助基金會,建立了專門的機構援助這些巫童。

這些年, Anja又陸續收養了三十名巫童,在Anja和機構工作人員的照顧下,這些孩子都過上了健康快樂的生活。

霍普雖然才八歲,但卻非常懂事,經常幫Anja照顧年紀比較小的巫童。

Anja會把一些適齡的孩子送到學校中,學習文化知識。

除此之外,Anja專門請了幾名老師回來,給已經十幾歲的巫童孩子掃盲。

Anja知道「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道理,所以還請人來傳授他們生活下去的本領。

有四個曾經被Anja收留過的孩子,已經獲得了一份不錯的工作,有了獨立生活的能力。

他們并沒有忘記Anja的恩情,經常回來看望她,還會給機構中的其他巫童孩子買食物。

Anja在兩年前與一個名叫馬哈的男子結了婚,馬哈是一名免費來Anja基金會中給孩子們授課的老師。

他和Anja經常見面,日久生情,成為了一對情侶,後來還結為了夫妻。

2022年,Anja已經為馬哈生下了一個小男孩,他們一家三口如今生活在非洲。

霍普非常喜歡這個可愛的弟弟,每天放學回家都會來陪弟弟玩。

有時候,他還會一本正經地拿著一本童話書給弟弟講故事,逗他開心。

在Anja心中,霍普和她的親生孩子沒有任何區別,她會繼續全心全意地對他好。

-完-

文 | 不誤小星星

編輯|書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