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媒體理想身體形象內化是否會引起青年女性的社交焦慮?

媒體理想身體形象內化是否會引起青年女性的社交焦慮?
2023/01/13
2023/01/13

我們處在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智慧型手機的使用和網絡的普及化,使每個人與信息基本上實現了零距離接觸。

大學生對媒體信息的接觸程度達到了24小時的空前高度,他們可以隨時從網絡檢索自己想要了解的內容,而不再依賴傳統的電視和雜志來獲得信息。信息技術的發達,使得絕大部分信息以前所未有深度和廣度在網絡上傳播。

目前,國內媒體所宣揚的審美觀呈單一化。演藝界各路「小鮮肉」迅速躥紅;眾多的「網紅臉」充斥著手機屏幕。

并且社會文化中女性客體化的現象比較嚴峻,大眾把女性的身體形象當成物品一樣去消費,極大程度上促使了「天后」、「錐子臉」、「網紅臉」等等畸形審美觀的形成,導致了女性自己也會從觀察者的角度來評價自己的身體。

另外,微整形技術的發展使得改變容貌的風險降低,而女大學生依然處于自我觀念形成的關鍵期,她們的自我觀念的形成主要來自于外界的信息,過分單一的審美會妨礙她們形成正確審美觀和價值觀,由此對她們造成身心傷害和社交困擾。

基于以上原因,為了使青年女性能夠正確理解和接受身體形象的個體差異,樹立正確的身體觀,為女大學生的心理健康診斷提供更豐富的實證依據和理論依據。

研究基于當前的社會文化背景,旨在探討國內媒體所宣揚的理想身體形象內化所導致女性對身體的不滿意以及其它嚴重的后果。

一、女大學生媒體內化、負面身體自我、負面評價恐懼、社交焦慮之間的關系

通過對以上各變量的相關分析得知,女大學生的媒體內化分別和負面身體自我、負面評價恐懼、社交焦慮之間存在顯著正相關;負面身體自我也分別和負面評價恐懼、社交焦慮、顯著正相關。

負面評價恐懼與社交焦慮顯著正相關。大部分關于身體意象的實驗研究和與外貌相關的社會比較文獻都調查了在傳統的媒體環境中接觸媒體理想化的身體形象對女性身體不滿意的影響,比如雜志,電視,音樂視訊。

除了對身體不滿意的影響,接觸媒體理想瘦也會導致消極的情緒,如降低自尊。青春期的女生正處在自我概念形成的關鍵期,生活中面臨著同伴的參與和評估,也是自尊形成的重要階段。

有研究支持接觸媒體和媒體理想身體形象內化會導致身體意象擔憂和降低自尊。低自尊的人會更加內化媒體的標準。越內化就越容易把自己和不可企及的標準相比較。

另外相關分析表明除了負面評價恐懼這個變量外,其它三個變量都分別與上網時間呈顯著正相關,也就是意味著平時上網的時間越多,媒體里所描繪的理想身體形象標準對女性的影響更大。

也更在意自己的身材外貌是否被社會認可,一旦發現自己的實際情況和目前社會畸形的單一審美標準之間有縫隙時,就會對自己失望,產生一列不良的情感和行為。

這和實際生活相符合。大學校園里,關注上網時間超過課業學習時間的女生相對來說更注重外貌打扮,也更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和關注學習的女生有明顯不同。

最近的一些研究表明,傳統媒體的流行度在青少年中間已經被更加互動的媒體的普及和存在所超越。

年輕女性大約每天花2小時在在臉書上。接觸到媒體里理想化的形象和看到別人在Facebook上的理想的形象和資料很可能會對女性的自我評估和健康有消極的影響。

有研究表明看他人的資料是為了和那些個人進行比較,花費更多時間在Facebook的參與者認為別人比她自己更快樂,有更好的生活,尤其是當參與者有一個較大的朋友圈時,而且他個人并不認識這些所謂的朋友們。

Facebook也包含了其他可能影響身體形象問題的因素,比如別人的評論。已經有實證調查表明頻繁使用網上社交平台會造成或加重年輕女性的身體認知紊亂的問題。

二、負面身體自我和負面評價恐懼在媒體內化和社交焦慮之間的中介作用

媒體內化并不會直接導致社交焦慮,這和以往的研究結論一致。媒體內化會導致個體對自己身體的消極認知,進而有可能會產生飲食障礙,抑郁,害怕他人消極評價等消極體驗,而飲食障礙通常都伴隨著社交焦慮。

負面身體自我、負面評價恐懼分別在媒體內化和社交焦慮之間起中介作用;另外負面身體自我在媒體內化和負面評價恐懼之間起中介作用,進而影響社交焦慮。這個結論進一步豐富了和佐證了社交焦慮的認知行為模型。

根據Higgins自我差異理論,自我差異指現實自我與自我導向之間的差距。該理論的基本假設之一是現實自我與他人應該自我之間差異使個體確信自己當前的質量與重要他人認為個體履行責任義務應該擁有的質量不相符。

個體極易產生與焦慮相關的情緒。個體確信自己不具備重要他人認為自己應該擁有的質量。感到害怕、受到威脅。應該自我對應的是媒體理想身體形象內化為自己的標準。這個基本假設得到大部分實證研究的支持。

根據自我差異理論,當媒體的理想標準內化為應該身體自我后,應該身體自我和現實身體自我進行對比后的差異會令個體產生對身體的不滿,從而導致焦慮類的情緒。

社交焦慮者預期別人對自己在社交場合的表現有很高的期待(即應該自我的標準很高),所以社交焦慮應該與現實自我和應該自我的差異有關。Fredrickson將性客體化理論進行了演繹,提出了客體化理論。

他認為我們的文化提供了一個性客體化的環境,人們把女性的身體當作一個物體來看待,而脫離了其本人。

這種性客體化在生活中隨處可見,并也通過現在的媒體大肆渲染,這使得女性內化了第三人稱的視角來看待自己的身體,變得過分關注自己的外表。

這種效應稱為自我客體化。這種觀察的視角會導致習慣性的身體監視,因此會加重女性的羞愧和焦慮。這種消極體驗的積累會導致很多心理健康問題。

大學女生把媒體的標準內化為自己的標準后,會以這個標準,以觀察者的角度把自己的身體當成物體來評判,而忽視了內在的自我,而產生消極的認知,并且導致焦慮。

三、研究啟示

通過回顧文獻和對研究結果的分析,發現女大學生的媒體內化、負面身體自我、負面評價恐懼、社交焦慮之間存在密切關系,而且在全網絡的時代,無處不在、無時不觸的媒體渲染的時代對年輕女生的價值觀的影響令人擔憂。

作為一名有著較長生活經驗的女性,筆者深刻體會過不恰當的身體認識所付出的慘痛代價,為了有助于大學女生理性地面對和了解的自身,冷靜地分析周圍的畸形審美的誘惑,找到自己的個性美,提高自尊,享受生活,特提出以下啟示:

(1)創建豐富的社團活動,拓寬社交范圍

由研究結果得知,本科院校的女生相比高職院校,在媒體理想身體形象內化和負面評價恐懼方面得分都顯著高些。因此高校應該幫助加強學生對自我的正確了解,應大力投入基礎設施建設,為學生提供充足的活動場地。

組織多樣化的社會實踐活動,讓學生在課業學習之外,能夠根據自身的特點選擇合適的活動,人只有在從事社會實踐中才能發現自己的長處與短處,從而再采取行為改善自我,提高自尊,更好地適應社會。

現在大部分學校雖然已經相比之前對體育運動的關注和資金投入更大了,但同北歐和北美相比,每個人在校內能夠被分配的資源還很少,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學生的社交范圍,也就是限制了學生發展正確自我觀念的機會。

(2)在課程設置上,加強各種體育項目的設置

研究發現,由于媒體理想身體形象內化影響了負面身體認知,從而導致個體對他人負面評價的恐懼,進而引發社交焦慮相關的消極情緒和行為。

參考相關的文獻得知,已經很多的理論和實踐研究表明,經常進行運動健身的人心理質量更好,并有著更強的身體自尊。

高校在課設置上,應該切實地增加運動項目。幫助學生在從事各項運動中了解并接納真實的自己,從而抵御外界單一的審美觀的影響。

(3)有目的進行心理輔導和開展講座

針對大四女生的負面身體自我最為嚴重的情況,作為學校的老師,在面對這些孩子時,應該本著包容和耐心傾聽的原則,多去了解和關愛她們,竭盡所能及時提供給她們所需要的心理知識,求助常識。

應該有規律地組織心理輔導,幫助疏導壓力;根據需要,有針對性開展與審美有關的知識講座,幫助她們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和身體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