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5年山東女子確診肺癌,被凍液氮罐里等待復活,如今丈夫有了對象

15年山東女子確診肺癌,被凍液氮罐里等待復活,如今丈夫有了對象
2023/01/19
2023/01/19

「妳病得很重,有一種方法是讓妳睡段時間,到時候再把妳叫醒。妳要是愿意就捏捏我的手。」

2017年,一個男人望著生命無多的妻子,面上流露著不舍,眼神里滿是心疼,強忍著淚水,哽咽著話語,言簡意賅的傳達了自己想讓她進行人體冷凍手術的想法。

喪失了說話能力的展文蓮聞言抬起自己的右手抓住了病床旁邊的丈夫,丈夫的手上戴著一枚在2004年兩人一起購買的鉑金戒指。

展文蓮重重地摁了一下丈夫的手,許可了他的做法,她相信自己的丈夫。

2017年5月,桂軍民簽下了兩份同意人體冷凍手術的協議,一份是妻子的,一份是自己的。

兩人會在死后作為志愿者進行人體冷凍,手術合約上明確寫著「不承諾復生」。

5月7日展文蓮陷入了昏迷,5月8日凌晨在丈夫和兒子的陪伴中她安詳地離開了人世,我國首例人體冷凍手術隨之開始。

在一個2000升大小的液態氮氣營造的-196℃溫度環境的容器中,展文蓮倒置在其中。

她的外表看上去和往常沒有任何變化,只是一副熟睡的樣子,自此以后她的樣子大概也會是這樣,她的身體像是沒有了死亡的跡象。

桂軍民來到現場看了妻子最后一眼后,在心中和妻子道別,他期待著那一絲虛無縹緲的可能。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展文蓮真的能夠有醒過來的那天嗎?

考慮人體冷凍

2015年6月,展文蓮和自己的妹妹結伴在醫院進行了一次日常全面體檢。

但是沒有想到,結果卻讓她大吃一驚,檢查結果都顯示47歲的她身體狀況并不好, 醫生診斷她為肺癌晚期,時日無多

這對展文蓮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家人們也不相信她的病情如此嚴重,這些年來展文蓮堅持鍛煉身體,非常健康,很少生病。

每當公司舉辦一些田徑運動的時候,她總是能拿下不少冠軍,她是單位田徑運動場上的佼佼者,很少有人能夠比得過她。

而且她興趣愛好十分的廣泛,工作之余會和家人一起進行籃球、排球等活動,家里不少廚具、空調等生活用品都是這些年來她在大賽中獲得的。

沒有人愿意相信現在仍然可以一口氣完成50次俯臥撐的她會因為癌癥只剩下半年的時間,實在是難以預料。

桂軍民帶著她前往不同的醫院進行檢查,希望能得出不同的結果,可惜事與愿違。

桂軍民顫顫巍巍地拿著檢查報告,難以置信妻子時日無多,兩人青梅竹馬,曾相約白首,他從來沒有想過妻子會這麼早就離開自己。

展文蓮在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之后,并沒有一蹶不振,反過來安慰桂軍民不用為她感到害怕,她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偶爾在醫院,她還會遇到其他得了癌癥的病人,她會積極地和病友進行交流,告訴他們別害怕,不要有心理壓力和負擔,又相互打氣。

她有非常強烈的求生意志,在丈夫的陪伴下,她入院先后完成了四次化療。

每一次化療給她帶來的痛苦都是深刻的,這讓她誕生出一些悲觀情緒,此后她要求回家不愿意再進行化療。

出院后她和桂軍民選擇了旅行的方式放松心情,樂觀向上的態度讓她的病情并沒有惡化。

在旅行的過程中,她和丈夫拍下了不少照片,照片上的她笑容滿面。

2016年的時候,已經就讀大學的外甥女在展文蓮的陪伴下來到了大學,看著曾經小小的外甥女長成現在這副亭亭玉立的模樣,展文蓮感到十分欣喜。

這些年來外甥女一直由她撫養,展文蓮一直將她當成親女兒對待。

實際上展文蓮這一生中,養大了不少自己和丈夫弟弟妹妹的孩子。

展文蓮在2016年12月份的時候,開始出現頭疼的痕跡,身體狀況也忽然惡化。

數日過去之后,她甚至都不能再下床走路,日常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丈夫進行幫助。

入院進行治療后,她需要坐在輪椅上才能出去轉動,一次嘔吐過后,她的身體沒有恢復過來而陷入了昏迷。

看到妻子病入膏肓,甚至到了進入臨終關懷病房的程度,桂軍民心情慌亂起來。

他不知道自己該為妻子做些什麼,他也無法想象自己以后和妻子分離時的場景。

他迫切地希望能夠保留住妻子,人體冷凍手術也在這個時候闖進了他的眼簾。

美國在1965年的時候曾有一例人體冷凍實驗,這是全球第1例冷凍手術,可是誰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夠解凍活過來。

作為一項醫療科學技術,若是之后醫療技術發達起來,是否妻子就能夠恢復健康蘇醒過來?

這個念頭在桂軍民的腦海中轉悠,他控制不了不去思考這個想法,他開始了解相關手術的內容。

這項手術需要用到很多儀器,包括體外循環機冷凍保護劑,液氮罐等, 價值總計超過了兩百萬

他不免有些灰心喪氣,這些費用還不包括每隔10天半個月需要再次添加的液態氮,這筆費用為一年5萬元。

但是山回路轉, 負責這項手術的醫療機構考慮到展文蓮是中國第1個進行冷凍的志愿者,為她申請了很多費用減免,算下來基本上是無償的

聽到這樣的話,桂軍民堅定了信念毫不猶豫地點頭應了下來。

從校服到婚紗

桂軍民和妻子的感情是深厚的,兩人自幼相識。

桂軍民出生在河南,展文蓮出生在山東,兩人因為父母選擇支援新疆工作而年幼相識。

兩人就讀于同一所國中同一個班級,又因熱愛體育運動而一起被選入了學校的運動組,兩人也在相處過程中互生情愫。

展文蓮的家世和個人條件都相對不錯,面對家庭條件一般的桂軍民,她并沒有嫌棄。

反而在日常生活中盡可能對他好,從家中偷偷帶食物分享給他,填飽他因為訓練而挨餓的肚子。

兩人在成長中一直相伴到高中,戀情單純而美好。

此后因為父母決定回山東省商河市的緣故,展文蓮和桂軍民分開,兩人私底下互通書信,關系仍然和睦,期待著未來重逢的那一天。

高中畢業之后,展文蓮進入印刷廠工作,而桂軍民則前往上海就讀上海體育學院,兩人之間的距離更遠了,但是這并沒有改變他們之間相互的愛意。

1987年的時候,展文蓮和父母以及弟弟妹妹6個人于新春佳節之際在家門口拍下了一張全家福。

而展文蓮也很快迎來了她20歲生日,可沒想到她生日剛過不久,父母就因為路上遇到交通事故而離開了人世。

這樣的打擊讓展文蓮悲傷不已,她無法相信以后3個年幼弟弟妹妹和自己的生活該何去何從。

此時她在印刷廠工作的收入為每個月80元,要養活一家4口,壓力巨大。

此后他們很是艱難了一段,好在一家人相互扶持也能過得下去。

正在展文蓮茫然失措之際,聽到這個消息的桂軍民來到了她身邊安慰她,并打算拋棄上海畢業后包分配的工作。

看到桂軍民的到來,展文蓮終于松了一口氣,可緊接著她也非常擔憂以現在自己的狀況,兩人之間不能再繼續走下去。

桂軍民為了不讓展文蓮繼續擔憂下去,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和她步入婚姻的殿堂。

考慮到學校大學生不能結婚的規定,兩人 私底下拍攝了一張合影作為結婚照片,這是桂軍民的一份承諾。

1991年,完成大學學業的桂軍民來到了山東,成為一所體校的任職教練,和展文蓮一起居住在寄來的縣政府招待所的房子里。

父母的意外身亡給展文蓮帶來了不小的影響,這個曾經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乖乖女,開始學會了獨立自主承擔家中的責任。

和桂軍民結婚之后,她也開始改善生活狀態,她開始學習,最終通過自己的努力,通過銀行招考進入到了銀行系統。

1992年,展文蓮和丈夫以及一弟一妹生活在兩室一廳中,這個不到30平米的房子此后就是他們的家。

也正是這一年他們迎來了自己的孩子,考慮到工作狀態,孩子一出生便交給桂軍民的父母撫養,一直到6歲才接回來。

執著于工作打拼的桂軍民和展文蓮在工作上都有所進步,後來因為工作調動的原因,桂軍民陪著妻子前往了濟南落地安家。

通過自己的努力,兩人在濟南打拼,置下了房產,從此再也不用為生計所煩惱。

這些年來兩人幸福美滿,相處和諧,從來沒有紅過臉,兩人對這份來之不易的緣分無比的珍惜,也懂得為對方著想,經常能看到他們一起握手在小區散步。

夫妻倆一邊走路,一邊聊著小區的趣事,時不時還會笑出聲來,兩個人都充滿了對生活的熱情,氣氛很是活躍,讓人覺得他們很幸福。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閑余時候兩人還會前往新疆旅游。

那是他們曾經相識,并一起長大的地方,這是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兩人不斷拍照,桂軍民鏡頭下的妻子美麗無比。

術后生活及爭執

原本以為日子好了后,兩人此生都會一路相伴,但沒有想到展文蓮會因為癌癥去世,而周邊親朋好友也沒有想到桂軍民居然會將妻子進行冷凍手術。

他執著地不愿意為妻子樹立墓碑,也沒有改變家庭環境的布置,對他來說,妻子仍有一絲生還的可能。

這在親朋好友看來是不可思議且違背倫理的,展文蓮離世后,醫院為她開具了死亡證明,而在戶口登記上,她的有關信息已被注銷掉。

在尋常人的眼中她已經不存于世了,有些老人相信這樣冷凍的方式對于展文蓮來說是一種身心上的禁錮。

對于外界的議論,桂軍民并沒有放在心上,他無比期待著和妻子團聚的可能,也不認為外界有資格能評述自己的行為,冷暖自知。

他時常能想到這些年來和妻子度過的歲月,兩人都為彼此拋棄了許多。

為了為對方著想,兩人曾多次變更自己的工作單位,只愿一家人能夠團聚。

他們真情實意的相伴,在工作和家庭的兩難抉擇中,他們從來都會選擇家庭。

可是外界輿論影響頗大,桂軍民的生活受到了嚴重影響。

迫于無奈下,2019年四月初,回到老家的桂軍民帶著工匠來到妻子的衣冠冢附近,兩人一邊清理著墳墓周圍的雜草,一邊商量著規劃。

他更改墓葬構造變成能放兩人的墓葬,不僅用紅筆寫上了妻子的名字,也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又為妻子安裝上了一塊墓碑,他難過的掉下了淚水,畫面令人心酸。

此后他回到家中閉門不出,不再愿意和世界進行溝通,對生活失去了熱情,他不愿意做飯,也不愿意開車出門,所有時間都花在了追憶妻子身上。

直到兒子前往上海工作,家中只留他一人的時候,才感到深深的孤單。

為了減少回憶對自己的影響,他開始克制自己不回家居住,不是住在單位就是住在妹妹家。

極度的悲傷環繞在他的身邊,他的身體狀態每況愈下,甚至先后兩次住院過。

看到桂軍民這樣的狀態,好友擔心不已,盡可能地陪伴在他身邊,有什麼活動都會叫上他。

原以為桂軍民此生都會一個人,但 2020年6月份的時候,通過學生介紹,他認識了一個40歲左右的女人

桂軍民再度結婚,對外界說道「只是搭伙過日子」。

此時相隔展文蓮進行冷凍手術也才三年時間,看到桂軍民的做法,外界雜音不斷,這樣的行為和他之前的做法相差甚遠。

可桂軍民堅定地認為自己會一直愛著妻子,他期待著妻子的蘇醒,兩人再度重逢的那天。

或許展文蓮真的有能再和他重逢的那一天,或許不再蘇醒,所有的傷痛和破碎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消散。

展文蓮和桂軍民的愛是深沉的,年少相伴,共經風雨,時間越長,思念就越深。

而第二任妻子的存在也無法置喙,甚至說正是 她的出現改變了桂軍民這些年一直深陷黑暗的抑郁,是他人生中的光,讓他有了一個新家。

-完-

編輯 | 張啊張、書書

文 | 熊嫦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