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08年廣西90后夫妻放棄工作隱居深山,12年生10個娃,如今怎樣了?

08年廣西90后夫妻放棄工作隱居深山,12年生10個娃,如今怎樣了?
2023/01/19
2023/01/19

2020年6月10日,廣西都安縣保安鄉上鎮村弄鄧屯,有幾個扛著攝像機的城里人在村里四處晃悠。

戴眼鏡的男子擦干額頭的汗:「確定找對地方了嗎!」

另一個大腹便便的男子回答道: 「網傳的那個十孩爸就住在這里!現在他的第十個孩子還沒有出生,我們得比其他媒體先找到他!」

這一群人對比著網上的視訊,在村子里晃悠了好幾圈才來到十孩爸的房子門前。

敲門后,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打開了房門。在他身后,還有好幾個孩子正在屋子里玩耍。

男子用生硬的普通話問道:「妳們也是來采訪的嗎?」

還沒等一群人回答,男人就打開了屋門,讓眼前的人進屋。

這個對采訪習以為常的男子是誰?生下十個孩子的背后,男子又有什麼隱情?

「突然爆火的十孩爸」

位于廣西都安縣保安鄉的上鎮村這麼幾十年來第一次有這麼熱鬧的時候。

互聯網打破了這個小山村的寧靜,熱鬧來源于村里的村民——韋國則。

在2020年4月的時候,有個自稱是愛心幫扶的人來到上鎮村拍攝視訊,韋國則被選中了。

他穿著一身破舊的白襯衫,對著鏡頭回答對方的問題。

韋國則向鏡頭介紹自己家人:「我和我妻子都是90后,現在生了9個小孩,妻子肚子里還有一個。」

拍攝者問他:「為什麼會選擇生這麼多小孩呢?」

韋國則對著鏡頭靦腆笑道:「我也沒辦法嘛,孩子來了就養唄。」

生活在深山之中,韋國則還住在破爛的木屋里。

木屋周圍堆滿了木料和生活垃圾,九個孩子穿著老舊的衣服,在地面上攀爬著。

拍攝者詢問韋國則是否想過以后。

韋國則卻說:「撫養孩子沒什麼困難的,現在他還在外面打零工,一天能掙兩百塊,全家人都能吃上飯。」

韋國則指著木屋外的玉米地說道:「這旁邊還種了地,這些也是全家人的口糧」

韋國則:「孩子要是有出息,一定會把他們送去讀書。哪怕是貸款都要讓孩子讀書。」

采訪短短只花費了半個小時,韋國則也是跟從內心,將自己想說的話都說了出來。

令他沒想到的是,就是這麼一個短暫的采訪,卻讓他們一家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從最近的都安縣開車到上鎮村需要兩個多小時,群山蜿蜒,行程近百公里。

然而還是有源源不斷的陌生人涌入這個山村,為的只是見「十孩爸」一面。

陌生人來到村里,向村里人打聽韋國則的住處。

韋國則沒有手機也沒有微信,他壓根不知道自己在外面「火」了。

當第一個人找上韋國則時,他表現得十分束手無策,兩只手不停搓來搓去。

韋國則和妻子蒙秀萍都是瑤族人,平時夫妻倆談話都用方言,韋國則的普通話十分蹩腳。

在來往的媒體面前,韋國則只能用生硬的普通話向陌生人介紹家里的基本情況,但由于家里孩子太多,韋國則甚至不能完全分清楚孩子們的名字。

最多的時候,一天能有三波人來采訪韋國則。

韋國則在家門口放了一排小板凳,為的就是給這些采訪的人提供歇腳的地方。

村里人也對這種陣仗感覺稀奇,每當韋國則被采訪的時候,村里人都會帶著手機拍攝圍觀。

有時候村里人還會擋在路口,幫韋國則一家「篩選訪客」。

韋國則的性格十分寡言,大部分時候他都保持沉默。

只有當問及孩子時,韋國則才會愿意多說兩句話。

那麼究竟又是為何,會讓這個90后父親,選擇生下十個孩子呢?

「格格不入的獨子」

1991年出生的韋國則是家里的獨子。

在他的老家廣西河池農村,基本上所有的家庭都崇尚多子多福。

韋國則的同齡人們都有兄弟,這也就導致是獨子的韋國則「格格不入」。

在韋國則11歲前,他的家庭條件還算不錯。

雖然生活在農村,但父母還能送韋國則去讀書。

讀小學期間,韋國則在學校里發現了個很奇怪的人。

韋國則不認識他,但那個人總是跟蹤韋國則。

那個人很關心韋國則,可從來都不主動靠近韋國則,韋國則也沒有去一探究竟。

在11歲時,韋國則的父親因為疾病去世。

家里頂梁柱走了,韋國則和母親感覺天都塌了。

母親拿不出讓韋國則繼續讀書的錢,韋國則也只能早早輟學出來打工。

而跟蹤韋國則的那個人,也再也沒有出現在韋國則眼前。

圖片與本人無關

十幾歲本該讀書的年齡,可外出打工的韋國則卻嘗遍了人情冷暖。

這時候的韋國則特別希望自己有兄弟姐妹,能夠分擔肩上的責任。

好在韋國則的堂哥還一直在幫助韋國則。

堂哥名叫韋國清,比韋國則大9歲。

韋國則剛輟學沒多久,堂哥帶著他去欽州砍甘蔗掙錢。

在欽州的時候,韋國則第一次和未來的老婆蒙秀萍見面。

蒙秀萍比韋國則大一歲,兩人當時年紀都不大,因為是同鄉很快就親近了起來。

2005年,14歲的韋國則來到廣東打工。

緣分十分神奇,他在廣東的一個電瓶車廠里再一次見到了蒙秀萍。

韋國則和蒙秀萍的人生經歷十分相似。

兩人都出生于廣西大山之中,蒙秀萍在三個月大時,母親就因病去世,她也從來沒有讀過書。

生活不易的兩人同病相憐,韋國則還對蒙秀萍生出了憐憫之心。

很快,兩個在廣東打工的瑤族人便報團取暖,走到了一起。

2008年,18歲的蒙秀萍懷上了17歲的韋國則的孩子,兩人放棄工作從廣東回到了廣西老家。

在孩子出生后,那個上學期間曾經跟蹤過韋國則的男人又出現了。

男人沉默寡言,看了看孩子,便留下臘肉香腸等離去了。

這時候韋國則的母親才告訴了韋國則真正的身世。

原來韋國則是被抱養來的孩子,那個奇怪的男人是他的親生哥哥。

韋國則原本的家庭很貧窮,韋國則又是老三。

家里養不活孩子了,便把孩子送給了無法生育的韋國則的養父母。

一直到成為父親后,韋國則才知道自己從小渴望的兄弟姐妹竟然真的存在。

不過知道了這件事的韋國則,和親生家庭那邊的來往也不多。

韋國則的親生父親早些年已經去世,那邊的親人沒有告訴韋國則,也沒有讓他去吊唁。

「不停歇的造人計劃」

身邊多子多福的風氣,加上韋國則從小渴望兄弟姐妹,這讓他有了第一個小孩后,又馬不停蹄追求起了二胎。

在生下第一個孩子的后一年,蒙秀萍又生下了第二個孩子。

有了兩個孩子后,韋國則和蒙秀萍夫妻倆決定帶著南寧打工。

韋國則找到了一個木材廠,月薪只有一千多元,但老闆包吃包住,一家四口也勉強夠生活。

然而韋國則在木材廠打工的時候正值雨季。

頻繁下雨讓木材被浸泡,韋國則的工作總是被打斷。

後來一家四口又回到了廣西都安縣老家。

妻子蒙秀萍專心在家帶孩子,而韋國則獨自一人輾轉在各個城市打零工。

韋國則在外打工一個月能掙4500元左右,除去生活費,剩下的3000元韋國則都會寄回家。

韋國則一年回家兩次,一次是年中家里要收農作物了,一次是春節團聚。

丈夫不在家的時候,蒙秀萍就回到娘家居住。

期間韋國則夫妻倆也沒有放棄「造人」計劃,在這些年里,蒙秀萍的肚子基本上沒有休息過。

她接連懷孕,直到生了九個孩子。

最開始蒙秀萍生子都是在家里由韋國則的養母接生。

後來村里有工作人員發現了蒙秀萍一家的狀況,便帶著她去鎮上的衛生院接生。

山里面條件不好,韋國則的孩子都是靠母乳和玉米糊長大的。

孩子平時也會追著要吃零食,韋國則不在家的時候,蒙秀萍就將孩子糊弄過去。

而韋國則在家時,他就會去鄉鎮里趕集,給孩子們買一些餅干、水果。

直到2017年,韋國則和蒙秀萍才領了結婚證。

2019年,在生下小九后不久,韋國則的養母便因病去世了。

在養母病重的那段時間,韋國則從外地趕回了廣西老家。

他在家附近打零工,晚上七點才能回家。

回家后韋國則幫妻子分擔壓力,也照顧年邁的養母。

但養母最終還是沒有挺下來,這對韋國則來說,又是人生邁不過去的一個坎。

養母去世后,韋國則把養母的身份證照片翻拍到了墻上。

之后韋國則再也沒有外出打過工,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村旁邊的工地里干活,一天掙200元錢。

而他在村里做雜工這段時間,蒙秀萍又一次懷孕了,這次是他們的第十個孩子。

「搬入150平新房」

在韋國則走紅的那段視訊里,他們一家住在山里破爛的老木屋里。

這間木屋是韋國則從小生活的地方。

因為長期受到風吹雨淋,這間木屋已經腐朽泛白。

然而其實早在2019年,當地政府就已經為韋國則一家建造了150平米的新房。

自從竣工后,韋國則就已經帶著妻子孩子搬到了新房里。

然而因為木屋離家里的玉米地近,周邊還飼養著雞鴨,韋國則經常回木屋里住。

自從視訊走紅后,當地就已經將這棟十分危險的木屋給拆除了。

韋國則和妻子生了九個孩子,卻還要繼續生這件事讓當地的工作人員十分苦惱。

工作人員多次來到韋國則家里勸說,但根深蒂固的多子多福觀念是無法一下子被改變的。

工作人員還讓夫妻倆去做絕育。

可韋國則卻說,在生下第六個孩子時,妻子就想著要去做手術。

然而醫生卻說,蒙秀萍的身體狀況不好,不建議手術。

而韋國則自己則不想做結扎手術。

韋國則認為,結扎手術對男性身體有損。一旦做了,自己的人生就是被毀了。

無奈之下,工作人員只能給韋國則發放了避孕用品。

在韋國則新家門口,還掛著「安全套免費發放機」。

然而韋國則卻稱自己文化程度不高,他用不來避孕套。

不過韋國則和妻子也不想再生了,韋國則告訴媒體,等妻子生下老十,就會去醫院做絕育。

韋國則的九個孩子,分別是六個兒子和三個女兒,最小的老九還不會走路。

對于九個孩子和即將出生的老十,韋國則一直都很樂觀。

他對孩子的期望是,讀到保安鄉中學,再讀到高中考入大學。

只要孩子能夠上大學,韋國則稱自己砸鍋賣鐵都會送孩子去讀書。

韋國則目前讀書的幾個孩子成績都不錯,老大和老三常常考第一,而老二老四差一點,但也名列前茅。

「未來的日子有盼頭」

自從韋國則有十孩的事情曝光后,也有很多人關心韋國則一家是否能得到救助。

從2020年起,韋國則一家的低保升為了A類。

韋國則一家12口,每人都能享受每月350元的低保,加起來已經有4200元。

除此之外,韋國則一家還享受農業補貼、學生補助、醫療保險補助等等。

韋國則還在當地與合作社一起喂養了3頭牛和5只羊,每年能夠收到4000元左右的分紅。

韋國則在讀書的孩子,縣里面也有政策幫助。

韋國則的幾個孩子都能免費讀完高中,孩子的學習用具,甚至是衣服褲子,都有愛心企業捐贈。

如果孩子能夠上大學,韋國則一家也能夠辦理免息貸款。

在2020年10月初,韋國則的第十個小孩就已經生出來了。

如今,韋國則最大的兒子已經開始讀六年級,他的成績一直都很好。

2022年3月17日,大兒子的老師還找到了韋國則。

老師告訴韋國則,大兒子的成績很不錯,要是韋國則允許,她可以在今年暑假帶著孩子去縣城里考試。

如果孩子正常發揮,說不定能被縣城里的國中錄取。

縣城里的教學資源,比鄉鎮里的資源更好一些。

韋國則聽到這個消息高興壞了, 淳樸的他不知道該如何表示欣喜之情,當天他在集市里買了一大堆食材,回家后,家里久違的吃了一頓大餐。

2022年9月1日,韋國則的大兒子順利地考上了縣里的國中,因為有國家補貼,他不用再為大兒子的學費發愁。

11月18日,韋國則去縣里接許久不見的大兒子回家吃飯,由于國中要求住校,所以韋國則已經一個月沒有見到自己的兒子了。

父子見面依舊親密,韋國則高高興興地帶著大兒子回家,妻子已經準備好了一桌的飯菜給他們。

有很多人或許并不能接受韋國則一家的生活。

但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衷心祝福韋國則一家的日子能夠越過越好。

-完-

文 | 火鍋

編輯|書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