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要想好好生活,每個人都必須學會「適度冷漠」

2022/11/16

這兩天,和幾個朋友聊起了最近的一些感受:

那麼,如ta們提到的這種,間歇性產生的冷漠,就意味著自己變得冷漠無情、麻木不仁了嗎?是否有時候,「冷漠」其實是有特定的好處的呢?

我們今天就來聊一聊,一種有好處的、間歇性的冷漠。

于「間歇性冷漠」的幾個迷思

迷思1:「間歇性冷漠」≠我失去了共情能力

上文對話中提到,有時候我們會發現,好像突然之間,自己對他人的傷痛、苦難無法共情了。很多人甚至會因此感到不安——是不是我變成了一個冷血麻木的人?

其實,這并不一定意味我們變得冷漠無情、失去了共情能力。很多時候,這是一種典型的「 共情疲勞」的表現。

共情疲勞(Empathy Fatigue)是情緒倦怠(emotional burnout)的一種形式,是「一種依賴于關懷關系的疲憊狀態」 (Day & Anderson, 2011)。它的發生,是因為 同理心本身是一種有限的心理資源。

共情,是人類的本能(Seppälä, 2013)。它是我們與生俱來的一種天賦,有時候卻也可能成為傷害我們的一把鈍刀。

通常,當我們站在他人的立場、體會對方的情緒,我們會 感到自己被他人信任,產生一種崇高感,也加深我們和傾訴者的連接感,讓我們內心深處涌出一種獨特的快樂(Seltzer, 2018)。

但當這種「感同身受」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圍,直到我們的內心已經無法承受,我們就會發展出一種「冷漠」,來保護自己。

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就失去了共情能力。

正如心理學家Albers(2021)所說,這是我們內心的一種 防御機制,提醒我們該把關心的對象回到自己身上來——這種 「間歇性冷漠」允許我們過勞的共情心「放一個假」,當我們「滿血復活」之后,甚至能比過去的自己更好地去關懷、共情他人。

迷思2:「間歇性冷漠」≠我們需要和他人「情感斷聯」

或許有的人想要問:間歇性冷漠是不是意味著,「冷漠」的這段時間,我們需要和他人在情感上切斷聯系、不再關心除自己以外的事。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是連貫、需要維系也不斷發展的,間歇性冷漠不意味著我們就要和那些讓自己感到焦慮的人和事完全劃清關系。

我們需要的, 是從和他人的情感共振中,抽離一部分自己——重新維護起自己的個人邊界。尤其是那些性格敏感、觀察力強的人。

在中國,很多人從小就被教導要會「察言觀色」,ta們很會覺察他人的情緒,但在感知自己的需求,以及如何在他人的需求與自己的相撞時保全自己方面,卻不擅長。

當我們面對壓力,很容易覺得遠離壓力源就能讓自己安全。然而, 在社交情景下,這樣非黑即白的思維卻很容易讓我們從一個困境中脫身又陷入下一個困境—— 因為社交疲勞而從社交圈內退出,又被未經妥善處理的情緒,或與朋友實際未斷的情誼所困擾

間歇性冷漠,只是使我們原本緊繃的人際關系線被「松綁」,卻不意味著彼此的連接被「切斷「了。我們在這個過程中給自己的能量「充電」,同時也向外界釋放信號,從而使自己在壓力中得到緩解。

迷思3:「間歇性冷漠」≠一種被動的、消極的狀態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間歇性冷漠是一種被動的、相對消極的情感狀態。其實,有時候, 它可以是一種好的心理技術,我們甚至可以以此獲利。

這種心理技術類似于Sonnentag & Bayer(2005)提出的「 心理脫鉤(psychological detachment)」:下班后,我們身心兩方面都要暫時從消耗心理資源的工作事宜中抽離出來。

其實,不只是工作, 在日常的方方面面,我們都需要適當的「心理脫鉤」。這樣,我們有空間去恢復自己的能量,保證我們的健康;同時,還能避免倦怠,讓我們有足夠飽滿的精力,面對生活、學習、工作、親密關系和人情世故。

麼時候我們需要「間歇性冷漠」

那麼,具體什麼情況下,我們需要「間歇性冷漠」呢?以下是一些,我們很多人都可能會遇到的場景:

1)過度共情,甚至出現「替代性創傷」

接二連三的令人不安的新聞、社交平台的負能量轟炸……相信很多人最近都有這樣的感受:應接不暇的消極信息讓人感到心緒不寧、憤怒、悲傷,甚至出現「替代性創傷」(vicarious trauma),即由于對他人創傷經歷的共情而產生的如親歷創傷事件般的后遺癥(Pearlman & Mac Ian, 1995)。

有的情況下,還會出現不良的肢體反應:比如,無法集中精力完成日常的工作、胃口不佳、失眠質量大幅下降、頭疼、胃疼……

這些 「過度共情」的情況,很可能導致我們成為創傷事件的「二次受害者」。因此,如果你也有類似的狀況和感受,一定要提醒自己:我需要「間歇性冷漠」了。

2)戀愛過于上頭,影響日常生活

還有一種情況是, 「間歇性冷漠」也適合「戀愛腦」們

Ta們一談戀愛就仿佛被對方占據了所有的思緒,甚至到影響日常生活、學習和工作的程度。

我們當然不是反對「為愛瘋狂」——愛情自然有它令人神魂顛倒的魅力。但是,我們也要一直記住, 愛一個人之前,我們首先是獨立的個體,無論是身體上、還是情感上。

所以,如果你發現你的內心時時刻刻被對方左右,每天腦子里都是對方去了哪、做了什麼、和誰在一起……甚至為此茶飯不思、無法集中精力進行日常的工作和學業,那麼此刻,你或許該試著收回自己「透支」的那部分愛意,不必將關于ta的一切都一一過目, 試著更關注自己的情感需求,同時也把一些精力轉移到自己日常的興趣愛好、工作學習上來。

3)被親密的人「情感綁架」,覺得自己不做某些事情就有內疚感

許多人都經歷過,來自愛人或家人的 「饑餓式索愛」。Ta們拼命以我們不需要的方式為我們付出。

若置身于這樣的關系關系中,會產生強烈的負擔感。我們可能因無法滿足對方的期待而感到愧疚。長期如此, 我們的自我效能感也會降低,對自我及關系都感到無力。

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可能需要從這樣的關系中得到休息,用「間歇性冷漠」給自己蓄能。

4)無時無刻腦海里都是工作、人際交往上的事情

很多人都無法做到下班以后就再也不想工作的事情,或是將工作中的情緒帶到和家人的相處中;同樣,也無法將社交中的壓力,與日常生活完全割離開。

尤其是在疫情時代,不少人的辦公方式都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可能會在同一個狹小的空間內進行吃飯睡覺和社交等休閑活動,以及學習辦公等工作相關的活動。

如此一來,生活、娛樂和工作不再有物理上的界限,我們心理上也就很難將一切分割開來。

這時候,我們就可以學著使用「間歇性冷漠」來平衡自己內心的精力和情感資源。

何學會使用「間歇性冷漠」

關于如何學會使用這種方法,或者說,如何將自己切換到間歇性冷漠的狀態里,來保護自己的心理健康,我們和兩位心理咨詢師聊了聊。

當我們接收了大量消極信息,因此產生負面情緒,甚至「過度共情」的時候,該怎麼辦?

心理咨詢師張臨風指出,最重要的是要 認可自己情緒的合理性

冷漠對很多人來說都是負面的詞匯,但休息就是中性詞。 間歇性冷漠,實質上只是一種情緒上的休息。我們需要意識到,當我們選擇「間歇性冷漠」時,「僅代表我現在暫時沒有這個能力應對新的信息,而不代表我不想負處理信息的責任」。

張老師介紹道,間歇性冷漠其實有點像 接受承諾療法 (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ACT)中解離(defusion)的技巧:「當我們暫時沒有辦法處理一些情緒、想法、感受的時候,嘗試后退一步和它們保持距離而非與之糾纏,這樣可以幫助自己獲得平靜的狀態。」

另外,我們可以給自己制定一個日程表, 以一種日常化的態度、規律地限制自己去接觸那些令人難受的信息

比如,如果看太多新聞使你焦慮,就可以在手機里設定一個APP用時限制,依此督促自己每天使用社交平台接收負面信息不超過15分鐘、1個小時……

還有一個平時比較常見的情況是,我們被「情感綁架」,覺得自己沒有回應對方的期待、要求或者是關心,就產生愧疚感。

心理咨詢師邵㑳穎說:「這本質上是邊界問題。」通常來說,「中國人對邊界的概念很弱——中國文化講求集體主義,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但其實很多時候,我們是需要退后一步,把自己的邊界留出來的。

邵老師指出:「 現實感很重要,我們要明白,我現在不是不尊重你,而是在維持我自己的邊界。

這個時候,我們就要 區分好「我想要做什麼(為了滿足對方的「需求」委屈自己)」和「我該做什麼(保護我自己的個人邊界)」——分清楚以后, 中間的部分就可以使用日常的社交技巧來過渡。

比如,我們可以偶爾借鑒一些「糊弄學」的方式,看似回應了對方,但其實內心并沒有真正投入到這段交流中——這時候我們的狀態是「冷漠」但有用的。

【小編:僅建議社交疲勞時使用,待人還是真誠最重要喔~】

另外,張老師認為,當我們擔心不積極地回應朋友會導致我們失去關系時,可以在內心去做一個 現狀核實(reality check):我和我的朋友之間是否有足夠的信任?

如果因為你一兩次不回消息就會失去的關系,那你們的關系其實是不平等的。 平等的關系是可以容忍一些不確定性的,也是可以承載我們自由表達「需要休息」的需求的。

信息爆炸的時代,我們接收著更多的情感來源,也無形中承擔了更多的情緒風險。

為了彼時擁有更恒久的愛的能力,當下的我們,或許都需要一點間歇性冷漠。

最后,美國心理學家Tara Branch的話與大家共勉:

「The boundary to what we accept is the boundary to our freedom.」

晚安~

今日互動:你最近在經歷什麼讓你覺得需要間歇性冷漠的事情嗎?來評論區聊聊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