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研究感恩和虧欠的影響因素,有助于我們了解受助者的心理活動

研究感恩和虧欠的影響因素,有助于我們了解受助者的心理活動
2023/01/06
2023/01/06

感戴一直是倍受各國高度贊譽,而中國儒家文化更是將「軟」的感恩意識發揮到極致,極力倡導「 滴水之恩,涌泉相報」。

上世紀末,西方心理學界逐漸展開了對積極人格特質和積極社會環境的積極心理學研究,隨后掀起了感戴研究的熱潮,探究感戴對人類情感和生活的重要影響。

與此同時,隨著我國計劃生育政策的實施,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后出現了一個特殊的群體——獨生子女。

而這批「小公主」「小皇帝」倍受家長的呵護和溺愛,而造成了現今社會對其負面評價較多,如發表在《Science》雜志網站上的一篇研究顯示,與出生于計劃生育政策實施之前的一代相比,中國的城市獨生子女更為謹小慎微,并且競爭力較差。

那麼在感恩上,與前一代相比,獨生子女的感恩意識較低是一種個別現象,還是一種群體現象?是只對父母表達較少的感恩之情,還是對所有的恩惠都無動于衷呢?是羞于表達感恩之情還是在接受恩惠之后有其他的情緒體驗呢?

有研究表明個體在接受他人幫助之后會感到彼此之間關系的平衡性被打破了,覺得應該給予對方回報來恢復彼此之間的平衡關系,而一旦沒有能夠給予對方回報,個體就會覺得虧欠對方,產生附屬感,自卑感甚至感到內疚和羞愧。

這就說明個體在接受他人幫助之后,并不總是對恩惠和禮物產生感戴、感激之情,相反,有時會體驗到虧欠感。

尤其是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的個體,在「受人點滴知恩,須當涌泉相報」等觀念教育的影響下,其體驗到的虧欠感可能會較之西方文化影響下的個體更深,「人情債」一詞就很好地表明了這種現象的存在。

在積極心理學倡導研究人類積極的質量,促進個人和社會的發展,使人類走向幸福的趨勢下,如何減輕個體的虧欠感體驗,增加其感戴體驗就顯得尤為重要。

一、感戴與虧欠情感形容詞

有研究者認為虧欠感是感戴情感負性部分,有研究者認為感戴和虧欠感是不同的情感類型,前者是正效價,后者是負效價。

在研究中,要求被試從積極和消極兩個方面寫出自己在接受他人幫助之后的情感體驗。結果發現被試寫出的詞匯中有「感謝」、「感激」等積極的情感,也有「麻煩了」、「愧疚」等負性情感,所以感戴和虧欠感是兩種效價不同的情感體驗。

在經過開放式和半開放式問卷選取出的情感詞匯進行效價、熟悉度和喚醒度的評價,最終選取出來4個感戴情感和3個虧欠情感的形容詞,進行差異檢驗發現,感戴情感詞和虧欠情感詞在效價上存在著顯著差異。

在喚醒度和熟悉度上不存在顯著差異,這進一步說明感戴情感和虧欠情感的效價不同,以及在后續研究中出現的差異是由于效價的不同導致的,進而排除了熟悉性和喚醒等方面的原因。

二、人際關系距離群體類別

中國自古以來是個禮儀之邦,是個講究人情世故的國度,人情關系是人與人之間交往的準則,而在人際交往過程中,「面子」、「人情」、「關系」更是深層影響著中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通過飲食社交來使其得以維持。

社會學對此方面的研究比較多,但大多都是一種社會現象,而較少深入到人們心理層次,因此,探究不同人際關系下人們的心理就顯得更為重要。

相同的人際關系距離具有多樣性,有通過血緣關系來確定,有通過社會交往逐步建立起來,為此需要通過調查來確定不同人際關系距離下的代表群體,為后續研究奠定基礎。

在開放式問卷中,從被試的作答可以看出,不同的個體對人際關系距離的理解不同,比如有人將親戚看成是一般關系,有人將親戚看成是親密關系,但基本都包含血緣關系,也包含了社交關系。

根據頻數選擇絕大多數認可的群體作為代表群體進行預測及差異檢驗,結果發現,選擇出來的群體代表在關系距離上存在著顯著的差異。

說明對關系群體的選擇是恰當的,也符合McGuire對人際關系的劃分,可以被運用到感戴和虧欠感對助人意向影響的研究中。

三、獲益后的感戴情感和虧欠情感

在感戴情感上,在同一人際關系距離下,隨著回報期望值的增加,個體在接受他人的幫助之后所體驗到的感戴情感呈現下降的趨勢。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研究3中,讓被試回憶一個親密關系的他人幫助自己是為了獲得中等回報的故事時,被試體驗到的感戴水平卻高于低回報期望,與其他人際關系下的趨勢不一致,這可能是由于中國傳統教育導致的。

我們從小到大,接受到的教育或者親身體驗告訴我們,父母或者好朋友逼迫我們做某件事完全是為我們自己著想,最終獲益要遠遠大于回報期望。

因此在親密關系中,即使對方有所期待回報,個體仍然體驗到較高的感戴情感,特別是在好朋友之間,由于人情關系中互惠原則的存在,禮尚往來在是中國人觀念中也是一種正常的事情。

而在同一回報期望下,隨著人際關系距離的增加,個體體驗到的感戴情感在研究2和研究3中呈現不同的趨勢,在研究二中基本呈現逐漸增長的趨勢,而在研究三中,個體對一般關系他人的幫助體驗到的感戴情感卻是一個轉折點。

這一結果一方面表明了情景故事法和回憶故事對被試的卷入程度存在著差異,另一方面也使得我們對一般關系進行關注。面對同一情景,由于人物的不同,個體的情感存在著如此的差異。

可見個體在接受他人幫助之后,會對他人的助人意圖進行評價,即歸因的不同導致個體不同的情感體驗。當個體對他人的幫助進行積極歸因時,個體更容易體驗到感戴情感。

在虧欠情感上,隨著回報期望值的增加,在同一人際關系距離下,個體體驗到的虧欠情感呈現下降趨勢,Watkins的研究認為隨著回報期望值的增加,個體體驗到的虧欠情感也隨之增加。

研究向被試呈現情景故事,需要被試置身情景故事中進行判斷評價,如果被試的卷入程度不高就會使得結果出現一定的差異。這需要經過未來的進一步研究來確定回報期望值對虧欠的影響。

在同一回報期望值條件下,隨著人際關系距離的增加,個體在接受他人幫助后所體驗到的虧欠情感呈現上升的趨勢。

他人對自己的幫助是一種互惠的禮物,當收到他人的禮物時,無論該禮物的性質,是物質的禮物還是非物質的禮物,人們都會心中產生一種將禮物還回去的虧欠情感,當這種禮物還沒有被還回之前,個體的這種虧欠情感就越強烈。

并且隨著人際關系距離的增加,個體歸還禮物的可能性在降低,因此個體體驗到更為強烈的虧欠情感。

四、感戴和虧欠情感對助人意向的影響

不論是采用呈現情景故事的方法還是讓被試回憶情景故事的方法,被試體驗到的感戴情景在不同的人際關系下均能對助人意向產生預測作用,感戴下的個體更容易對他人提供幫助,產生親社會行為。

并且感戴的擴寬建構理論認為感戴能夠暫時拓寬個體的認知腳本,促使個體親社會行為的產生,而且這種親社會行為不僅僅針對施惠者,還有對他人提供幫助。

但是虧欠情感對助人意向的預測作用僅僅發生在呈現情景故事的研究中,不管是哪種條件下,虧欠情感均沒有進入回歸方程,對助人意向產生預測作用,很有可能是被試的卷入程度導致被試的作答的真實性。

也可能是由于個體的認知腳本發生了變化,影響了個體對他人是否提供幫助行為。感戴的拓寬建構理論認為消極情緒可以縮小個體的暫時認知行為腳本,在消極情緒情感的影響下,個體很難對他人提供親社會行為。

創新之處

隨著積極心理學的興起,感戴逐漸成為心理學界研究的熱點,但是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國外,國內對感戴的研究還局限在翻譯國外量表,編寫修訂量表,調查感戴水平等一些基礎的工作。

而尚未深入到感戴研究的實質,更未對感戴情感相對立的虧欠情感進行研究,因此,就亟需探討中國文化背景下的感戴和虧欠情感,為感恩教育提供實證支持。

研究在分析國外文獻的基礎上,選取了尚存在爭議的回報期望值因素,結合中國特有的「關系」文化對感戴和虧欠情感進行研究。

由于回報期望值會感戴和虧欠感存在一定的影響,而歸因方式可以改變個體對回報期望值的判斷,因此在感恩教育中,可以通過改善學生的歸因方式來提高學生的感戴水平,進行促使學生提供更多的親社會行為,為和諧社會的構建添磚加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