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從心理學的角度,分析社會網絡關系對老年人健康狀況的影響

從心理學的角度,分析社會網絡關系對老年人健康狀況的影響
2023/01/06
2023/01/06

目前,我國社會的人口老齡化形勢十分嚴峻。人口老齡化主要帶來兩方面的問題:一是老年經濟問題,二是老年健康問題。

老年經濟問題的解決有賴于我國經濟的發展和社會保障的完善,而老年健康問題,無論在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是一個重要的社會問題。人均預期壽命的增加不代表健康壽命的增加,通常情況下,老年人的壽命延長,其帶病期也在延長。

研究顯示,老年人的慢性病患病率逐年升高且多病種并存,使得老年人帶病存活期延長;除軀體疾病外,腦功能、心理健康水平也是影響老年人健康的常見問題。

「健康老齡化」作為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戰略措施和目標,受到了眾多研究者的關注。實現健康老齡化正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因此,對于健康老齡化的有關影響因素的探討和研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健康老齡化的基本要素包括身體健康、心理健康和認知效能等方面。在對影響因素的分析中,李德明等強調了人際交往的重要作用:

老年人的人際關系越多,越能夠在交往中獲得友情、幫助和寬慰,這對于積極應對生活事件、促進心理健康非常重要。

的確,許多研究發現,社會網絡關系作為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依賴關系對老年人健康狀況的影響顯著,其不僅能夠提高老年人的身體健康狀況,還與個體的情緒健康顯著相關。

然而,研究者們還未就對老年人的健康狀況起核心保護作用的社會網絡方面達成一致,缺乏研究系統探討的是社會網絡結構還是它的主觀感受性質對老年人的健康更重要,即社會網路類型和社會關系質量誰更重要。

對于社會網絡類型的研究顯示,老年人擁有的社會關系數量越多、關系來源越多樣,健康狀況越好。然而,這一結論可能會帶來認識誤區,片面地強調老年人的社會關系數量。

有時,維持過多的社會關系,不僅會增加情感消耗,還可能帶來過多的人際壓力,反而給老年人的健康造成損害。所以有研究者更重視質量的作用,有關研究結果顯示,相較于數量方面,社會支持的質量與心理健康的相關更大。

但是過多依賴特定的關系成員,會給支持提供者帶來負擔,可能不利于關系的維持。因此,到底是關系類型還是關系質量更重要,目前還缺乏系統的研究。

綜上,研究者還未就對老年人健康狀況起重要作用的社會關系方面達成一致意見,相關研究結論具有不一致性。而且,以上結論都不是來自于同時考察社會網絡結構和關系質量的研究,這使得結論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因此,系統地探討社會網絡類型與社會關系質量對老年人健康狀況的作用大小,不僅有利于進一步探討社會網絡關系對健康的作用途徑,還能為促進健康老齡化的干預方案作出科學指導。

一、社會網絡類型與老年人健康狀況的關系

(一)社會網絡類型及其與老年人健康狀況的關系

研究的社會網絡四類型占研究樣本的比例分別為:17%、20.8%、39.4%和22.8%,高比例的受限制網絡類型表明,大多數老年人隨著年齡的增長和精力的降低不可避免地會發生社會關系的減少或喪失。

人際圈子的縮小會相應地造成其社會交往活動的減少,而這對于他們的晚年生活質量勢必會產生不利影響。

不過,處于受限制網絡類型的老年人可能不是在所有社會資源方面都是絕對意義上的少,他們只是在與樣本中其他網絡類型的個體比較時,處于一個更不利的地位。

許多研究發現,多樣化網絡類型對健康的保護作用最大,而受限制網絡類型的作用最小。

處于多樣化網絡類型的老年被試報告的自評健康狀況較好,積極情感最多,孤獨感、抑郁癥狀和消極情感最少;處于受限制網絡類型的老年被試報告的自評健康較差,孤獨感、抑郁癥狀和消極情感最多,積極情感最少,MMSE得分較低。

由于社會資本是嵌入在社會關系網中的資源,因此研究者們認為這種作用差異可能是由不同網絡類型所包含的社會資源的多少或社會支持可能性的大小造成的。

Legh-Jones和Moore的研究發現,社會資本的多樣性擴大了個體的信息來源和社會支持水平,能夠提供更多的物品和資源。

Moore等的研究表明,擁有多樣化的關系和可獲得更多資源的個體往往具有較少的健康風險;高水平的社會資本,往往意味著更多樣的網絡接觸,與更好的掌控感密切相關,掌控感被認為是心理健康和困擾的重要維度。

(二)家庭網絡類型和朋友網絡類型的作用比較

研究對于家庭網絡類型和朋友網絡類型的相對作用的分析結果顯示,在孤獨感、抑郁癥狀、積極和消極情感四個心理健康指標上,家庭網絡類型與朋友網絡類型之間沒有顯著差異;而家庭網絡類型對身體健康的作用大于朋友網絡類型。

與朋友網絡類型相比,家庭網絡類型對心理健康的促進作用失去了優越性,這從另一方面表明,朋友對于亞洲老年人的重要性已經上升,甚至在特定方面與家人的重要性相當。

這提示老年人應該多多參與社會交往,重視和發展朋友關系,尤其是缺乏家庭關系的老年人。Li和Zhang以的研究都顯示,朋友網絡類型對身體健康的作用大于家庭網絡類型。

一方面,文化差異可能是造成本研究與西方研究結論不一致的原因。西方老年人很看重獨立性,而過度的保護會限制患者的能動性,可能導致錯過身體康復的最佳時期。

但是中國老年人則會將這種生病照料看作是子女孝心的體現,更樂于接受,也會更加配合子女對其的身體健康管理。

另一方面,身體健康指標的差異可能是造成本研究與Li和Zhang的研究結論不一致的原因。通過對該研究的身體健康指標的分析發現,在ADL和IADL指標上,朋友網絡類型的保護作用大于家庭網絡類型,而在自評健康方面并沒有顯著差異。

二、社會網絡類型和社會關系質量對健康的作用比較

研究結果顯示,社會網絡類型和社會關系質量對不同健康方面的作用大小存在差異。對自評健康、孤獨感、抑郁癥狀、積極和消極情感而言,社會關系質量的作用大于社會網絡類型;對于認知能力,社會網絡類型的作用大于社會關系質量。

社會關系質量對身體和心理健康的作用大于社會網絡類型這一結論支持了Antonucci等的說法,他們認為,對老年人心理健康重要的不是親密網絡成員的數量或角色關系,而是這些社會關系的質量高低。

首先,社會資本或社會支持的實際可獲得性可能是造成社會關系質量的作用大于社會網絡類型的原因之一。

Bourdieu指出,社會資本具有潛在性和現實性,只有當社會網絡被行動者調動或利用時,它才能以某種能量或資源的形式發揮資本在實踐中的作用,這時它就是現實的資本,而當它未被利用和調動時,它僅僅是靜態的網絡關系,是潛在的社會資本。

社會網絡各類型代表著內嵌于其中的社會資本的多少和支持的可能性大小,而社會關系質量則可以看作個體為獲取資源而做出的表達性行動——尋找情感和支持的行動。

社會支持對老年個體的生理和心理健康的作用已經得到了大量的研究支持。其次,中國是一個集體主義國家,社會成員特別重視人際關系,彼此由親密關系所聯結。

Li和Cheng指出,處于集體主義社會的人們,通常將親密關系作為自我意識的一部分,其主觀幸福感不僅受到對自我相關屬性的滿意度的影響,而且受到對關系相關屬性的滿意度的影響。

對關系相關屬性的滿意度就是指個體對社會關系的主觀感受,也就是關系的積極和消極方面。因此,積極的或高質量的社會關系對于個體而言,不僅意味著穩定的社會支持來源,還能夠帶來積極的自我意識,這對于促進老年人的身心健康至關重要。

社會網絡類型對認知能力的作用相對顯著,可能是因為:個體擁有的關系數量越多、來源越豐富,往往意味著參與的社會活動越頻繁、越多樣化。

也就是說,社會關系的增加帶來了社會參與度的提高。根據認知儲備假設,社會參與通過提供精神和認知刺激增加了突觸和神經元的發生。

當大腦一旦出現因癡呆而引起的損傷區域時,這些增加的突觸和神經元就能夠發揮補償作用,以維持正常的認知能力。

因此研究者認為,個體社會網絡的社會參與功能可能是通過提供陪伴和娛樂的機會從而影響健康行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