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江蘇一商人出家為僧,救助300名孕婦,被稱為活佛,怎麼做到的?

江蘇一商人出家為僧,救助300名孕婦,被稱為活佛,怎麼做到的?
2023/01/19
2023/01/19

2015年2月19日,在江蘇省南通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產房外,一個身穿灰色僧袍的和尚正坐在走廊的凳子上念著佛經。

兩個護士走了過來,看了看這個和尚,發現他已經是本月第三次陪孕婦來產房了。

「沒想到現在的和尚竟然這麼無恥,這都是第三回在這里等孩子出生了。」一個年輕護士氣憤地對身邊的人說。

「我聽其他醫院的朋友說,他在別的醫院里也這麼干,都已經有10個娃了,真是沒想到啊。」

兩人的議論聲并不隱晦,在這空蕩蕩的走廊上顯得格外刺耳,坐在一邊念經的和尚自然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但是, 和尚并沒有露出任何異樣,依舊對著產房的方向念經。

這個和尚是誰?他真的像護士們所說的那樣花心不堪嗎?

為孩子祈福,與寺廟結緣

這個和尚名叫道祿,俗名叫做吳兵,1975年9月18日出生在江蘇省南通市的一個普通家庭中。

吳兵是家中的小兒子,從小就很受父母的重視,他的童年生活非常的無憂無慮。

可惜的是, 與以前的順遂生活相比,吳兵的成年后的婚姻生活頗為坎坷。

他一共有兩段婚姻,第一段婚姻是自由戀愛而結合在一起的。

但是,結婚沒有多久,這對小夫妻就爆發了激烈的矛盾,從此吵得不可開交。

兩人這一爭吵就再也沒有和好過,兩年多之后,兩人被這段婚姻生活折磨得身心俱疲,終于決定結束這段婚姻。

吳兵的第二段婚姻是一個朋友介紹的,但是結婚之后,吳兵才發現,他與妻子算是近親結婚。

他與妻子的感情很好,兩人也不能失婚,只能這樣將就著過下去。

吳兵知道近親結婚生下的孩子很大可能會有基因缺陷,很可能會夭折或患上遺傳病,所以一直沒敢要孩子。

之后,吳兵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自己的事業上,立志給妻子更好的生活。

他原本只是建筑工地上的一個水泥工,收入并不算高,工作也比較辛苦。

後來,吳兵和妻子省吃儉用地攢下了一筆錢,然后和幾個朋友合伙開了一家工廠。

吳兵雖然從來沒有管理工廠的經驗,但是他肯學肯摸索,所以很快就把工廠經營得有模有樣了。

後來,幾個朋友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鬧掰了,這家工廠也經營不下去了。

吳兵拿著這幾年賺到的錢,開始獨自創業,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了很長一段時間。

後來, 吳兵開了一家外貿公司,成了這家公司的老闆。

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什麼也不懂的愣頭青,已經是非常熟悉規則的「老油條」了。

在他的努力之下,公司已經小有規模了,家境也變得越來越殷實。

但是,在生活條件越來越好的時候,吳兵和妻子內心的空虛感卻越來越大。

他們非常渴望有一個孩子,能夠在他們膝下承歡,讓他們能夠有機會享受天倫之樂。

經過商量, 吳兵和妻子還是決定冒險一試——要一個孩子。

在積極備孕的同時,吳兵非常擔心孩子會出現健康問題,為此吳兵想到了求神拜佛這一條途徑。

他打聽到南通市峨眉山的普賢寺非常靈驗,于是就決定去那里祈愿。

為了表現自己的誠心,吳兵花了三天時間抄了一本《金剛經》,準備到時候送去寺廟中。

在抄寫經文的過程中,吳兵漸漸發現自己的很多困惑在佛經中都能得到解答,他也由此和佛門結下了不解之緣。

之后,吳兵更是跪在佛像前許下了一個諾言: 只要能有一個健康的孩子,他愿意在50歲之后出家,用后半生的時間侍奉佛祖。

也許是因為心誠則靈,吳兵從普賢寺回來沒多久,他的妻子就被檢查出身孕了。

幾個月之后,吳兵焦急地等待在產房外面,一遍遍向上蒼祈禱,祈求妻子和孩子的平安。

「恭喜妳,母女平安。」護士的七個字把吳兵從焦慮中拉了出來,他欣喜若狂。

醫生仔細地給孩子檢查了身體,發現她的身體非常健康,并沒有受父母近親結婚的影響。

但是,孩子出生后不久,夫妻倆卻因為一點小事產生了矛盾。

矛盾越來越大,兩人之間的嫌隙也越來越深,根本沒有辦法再回到從前的恩愛時光。

終于,吳兵夫妻倆決定失婚,吳兵帶著女兒生活,放妻子去追尋真正屬于自己的幸福。

兩段失敗的婚姻給吳兵造成了很大的打擊,才三十出頭的他就過起了清心寡欲的生活。

他在做生意、照顧女兒的間隙,還會花時間來抄佛經,試圖從佛理中得到解脫。

出家為僧,機緣巧合開始救助婦女兒童

2010年,吳兵看透了俗世的紛擾,決定提前去普賢寺還愿,出家為僧。

他把女兒托付給了親戚,并給她留足了財產,他還把公司交給了一個非常可靠的合作伙伴照顧。

之后,吳兵不顧家人的阻攔,來到了南通市峨眉山普賢寺剃度出家,并取法號為「道祿」。

道祿真正地皈依了佛門,像其他的師兄弟一樣每天敲木魚念經、抄寫經文。

普賢寺是南通市非常有名的一家寺廟,每天都會有很多的香客前來祈愿或還愿。

在這些迎來送往中,道祿也漸漸地體悟到了蕓蕓眾生的喜怒哀樂。

2010年的一天, 一個大腹便便的女子一個人來到了寺廟,跪在佛像前久久不愿意起身。

道祿怕這個孕婦跪久了對身體有影響,所以就前去勸慰開導她。

孕婦不愿意起身,反而還問道祿用哪種方式為腹中的胎兒超度比較好。

在南普寺的這兩年多的時間,道祿已經見過很多類似的情況了。

經常有婦女來為即將墮掉的或者已經墮掉的胎兒超度祈福,希望他們來生投胎到一個好人家。

每次道祿看到懷著孕的女子來為腹中的胎兒超度,他就忍不住勸說她們把孩子留下來,這次也不例外。

「師傅,妳是出家人,不知道我們這些人的煩惱,我有自己的難處,沒有辦法把孩子留下來。」

在道祿的開解下,這個孕婦徐徐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她姓王,原本住在南通市下轄的崇川區,家中已經有了兩個孩子,一個5歲的兒子和一個3歲的女兒。

夫妻倆的家境并不太好,兩個孩子就夠他們操勞奔波的了,所以他們并沒有打算生三胎。

可沒想到的是,雖然他們做了很多的措施,但這個孩子還是意外降臨了。

王女士想了想,還是決定生下這一胎,就算以后生活會艱辛很多,但一家人還是可以渡過難關的。

但禍不單行, 在懷孕四個月的時候,王女士發現丈夫出軌一年多,早已有了新歡。

王女士是一個性情中人,敢愛敢恨,得知這件事之后立馬決定帶著兩個孩子和丈夫失婚。

她不愿意把孩子們留給丈夫,因為她堅信有了「有了后娘就會有后爹」。

但是,雖然王女士有固定的工作,但以她一個人的工資養活兩個孩子都非常勉強。

如果以后還要養腹中這個未出生的孩子的話,她根本承擔不了。

無奈之下,王女士只能選擇舍棄這個孩子,不讓他降生到這個世界上來受苦。

道祿聽完王女士的經歷之后,才猛然意識到, 很多墮胎的女子都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才不得已舍棄腹中的骨肉的。

他沒辦法幫助這些孕婦改變現狀,但是又想幫助她們,所以他決定盡量讓孕婦把孩子生下來,交給他撫養。

之后, 道祿在網上發布了信息,表明自己可以幫助有困難的孕婦養孩子,還在末尾留下了自己的聯系方式。

8年救助300個孕婦,成為22個孩子的爸爸

剛開始,大家都處于觀望的狀態,并沒有辦法相信這個陌生的和尚。

但後來,有些女子實在走投無路了,就找到了道祿,請求他的幫助。

道祿會盡心竭力地勸說她們把孩子生下來,交給他撫養。

當然如果對方不愿意,他也不會強求,還是會繼續給她們提供幫助。

隨著需要幫助的女子越來越多,寺廟根本沒有辦法安置她們,道祿只能在外面租房照顧她們。

漸漸地, 一些流言蜚語傳了出來,一些不知內情的人都說道祿翻了清規戒律,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假和尚。

普賢寺的主持知道了道祿的所作所為之后,也來勸說他放棄這種救助方式。

但是,道祿卻對這一做法異常地堅持,「都是一條生命,我愿意撫養他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

有些女子愿意把孩子生下來交給道祿撫養,道祿也會簽訂一份協議。

協議的內容中包含了她們每年至少要來看孩子兩次,如果有條件了,也可以把他們接回去照顧。

在孩子成年之后,這些母親必須跟孩子相認,但不能干涉孩子們的未來。

同時,道祿也跟他們保證,一定會好好照顧這些孩子,不會讓人來領養他們。

這些嬰兒出生的時候,道祿也會去醫院的產房外等候, 還會在父親那一欄上簽上自己的名字。

由于來醫院的次數太多,一些醫院的醫生護士都認識他。

也因為他主動認領了孩子父親那一欄,所以很多人都誤以為道祿是這些孩子的親生父親。

因為人們的誤解,道祿遭受的非議越來越嚴重,就連普賢寺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2014年,道祿主動離開了普賢寺,去了一個名叫萬善寺的香火凋零的小寺廟里修行。

但是, 因為長時間沒有人打掃修葺,萬善寺只剩下斷壁殘垣,根本不適合孕婦和小孩生活。

他只能把曾經留給女兒的別墅改建成了「護生小居」,作為孩子們的住所。

道祿這種行為并沒有受到政府部門的認可,也沒有滿足救助的條件,所以道祿的行為屬于非法救助的范疇。

禍不單行,沒過多久, 佛教管理部門開除了他的宗教教職人員的資格,也就相當于被開除了僧籍。

即使這樣也不能阻止道祿救助這些婦女兒童的心,他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為,還說自己是在行善,并且繼續在網上傳播救助鏈接。

短短八年的時間,道祿救助了300多名孕婦,還收養了22個小孩。

這些小孩都把道祿當成親生父親看待,也用「爸爸」的稱呼來喊他。

每次看到這些活潑可愛的孩子,道祿就覺得這些年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可是, 每個小孩每年的生活費至少都需要2.5萬元,每救助一個孕婦也需要花費1.2萬元左右。

道祿出家之前雖然家底頗豐,但是也經不住他每年都有這麼大的開銷。

如果再有進無出的話,過上幾年,這些孩子就只能跟著他一起吃糠咽菜了。

為了不讓這種慘劇發生, 道祿重拾自己之前的事業,做起了微商,在網上賣茶葉、山楂等產品。

很多人聽說了道祿的事跡之后都被他感動,加上他家的產質量量很好,價格也很實惠,所以不少人都愿意捧場。

一些同樣心存善念的人則直接給道祿捐款,讓他有資金繼續救治孩子們。

南通市的志愿者們有時候也會來道祿的「護生小居」幫他照顧孩子,道祿還聘請了一個會計專業的人幫他記賬。

社會捐助的善款都被他一筆筆記錄了下來,這些資金的流向也都寫得清清楚楚。

2022年4月15日,道祿出現在南通市一家婦幼保健院的產房外面。

這家醫院的護士一看到道祿,就知道他又在等孕婦生孩子,這些年他們依舊經常看到他。

有時候,他是陪孕婦過來,有時候是帶孩子過來看醫生。

有一次,道祿大半夜的抱著一個6歲的孩子焦急地來到醫院里,因為這個孩子發起了高燒。

等了三個多小時之后,護士抱著一個小女嬰走出了產房,還調侃道祿,「又有了一個女兒」。

道祿笑了笑,小心翼翼地抱著這個小女嬰,然后在父親那一欄上再次寫下了「道祿」二字。

十年過去了,道祿依舊在救助婦女兒童這條道路上前行,希望他能夠好人有好報。

-完-

文 | 不誤小星星

編輯|書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