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Selina說不會再結婚了# 現代人的愛情還需要婚姻嗎,你怎麼看?

2022/11/12

在微博熱搜上看到 #Selina說不會再結婚了#。

采訪中,Selina和男友表態「我不會再結婚了」,可以昭告天下,但不登記。談及男友,Selina臉上滿是笑容,但她直言:「我不需要法律保障,與其用任何東西綁住、限制我們,不如好好溝通、讓熱度延續。」

我們每個人,似乎從很小的時候,就都曾主動或被動地了解到,人在長大了之后會遇見一個自己的「另一半」,并和ta走入婚姻,組建自己的家庭。

雖然那時候,我們尚不明白所謂的「婚姻」究竟是什麼,但我們或多或少地都相信,在人生中有著這樣一個階段等待著自己到達,或者說,需要自己去實現。

于是,我們不斷以「找到一個能共度一生的人」為目標去經歷感情,也不可避免地以「這個人適不適合結婚」為標準不斷考量對方,也會以「是否擁有美滿的婚姻」來衡量自己是否幸福。

然而,在看到Selina和男友表態后,今天我們想要和大家討論的是: 社會文化對于婚姻的建構,是否可能虛構了人們對于婚姻的需求與渴望「?而這種被建構了的「婚姻」,是否時時刻刻地影響著我們對于生活的選擇?

來看今天的文章。

制度化的「婚姻」

在人類歷史的早期,不同的文化中就已經存在了社會對于婚姻的一些期待與約束,比如在古希伯來文化中,妻子看被看作是丈夫所擁有的「貴重財產」,需要被嚴加照看,而丈夫則要為妻子提供食物和住所(Singer et al., 1906)。

而現如今,婚姻的制度化色彩前所未有地弱化了。人類婚姻已經從只強調繁殖與生存,發展到了人們在婚姻中越來越追求自我實現及個人成長。盡管如此,不可否認的是,在當今社會里,婚姻仍然比其他任何一種關系形式都更多地體現了一種制度性。

婚姻,不僅僅是雙方對彼此的承諾——忠誠,它還意味著法律與道德意義上的約束——關系的排他性(現有的絕大多數社會文化奉行著「一夫一妻制」)。

另外,一紙婚書確定的還有雙方在關系中的權利與義務(Havilan et al., 2011),比如,雙方應當共同撫養孩子;當一方離世,另一方有權繼承ta的財產等。

但,社會對于婚姻的制度化,遠不止這些。

姻是每個人都必須完成的人生任務嗎?

在柏拉圖的《會飲篇》(The Symposium)里,宙斯為了防止遭受人類的威脅,下令把每個人都劈成了兩半。從此之后,每個人都成了一個殘缺的人,不斷地試圖在茫茫人海中重新找尋到「另一半」。

神話雖然美好,但它卻虛構了「每一個人都有尋覓另一半,并與之共度一生」的需求,甚至把這種需求塑造成了人類一生最核心的追求。

哲學家Elizabeth Brake認為,這可能會給帶來諸多后果,比如追求獨身的人就會大眾被看做是「異類」,而諷刺的是,主流文化對于婚姻的建構卻與虛構的神話如出一轍(Baer, 2017)。

步入婚姻,在主流文化中被建構成了一種如同牙牙學語、蹣跚學步一樣的里程碑式的成長階段(Baer, 2017),就好像大多數人都認為每個人的人生都會經歷求學、工作、結婚、生子這幾個階段。

不僅如此,追求自我實現已經成為了這個時代婚姻的特征,人們越來越多地需要婚姻來給予自己一種肯定(validation)——「我在親密關系上也是成功的」。換句話說, 婚姻還被建構成了人們實現自我的一部分。

于是,社會上的每個人都被認為應該走在「尋找另一半并通往婚姻」的道路上。 「單身」不再被看作是人們自主選擇的結果,而是更多地被看作「找不到另一半」或是「等待著要結婚」的狀態(DePaulo, 2012)。換言之,大多數時候人們對于單身的討論,都被狹隘地限定在了「婚姻」「伴侶」的話語體系里。

更糟糕的是, 它構建出了一種莫須有的缺失感和恐懼感,仿佛不想結婚、到了一定年齡還沒有結婚的人,就會被認為是沒有完成既定任務的、「發育不善」的。

另外, 不同性別的人在這種建構中所遭受到的影響也有所差異

不論是在東方還是西方社會,人們步入婚姻之前, 女性往往更多地被講述成是不斷失去資源的(比如青春樣貌),而男性則被塑造成不斷積累資源的(比如人脈、財富),因而,遲遲沒有結婚的女性會被戲稱為「剩女」/Spinster(老姑娘),而男性則被稱作「單身漢」/Bachelor。

事實上,婚姻并不是每個人都必經的人生階段,而社會的這種建構,卻剝奪了人們選擇甚至是等待的權利。這樣一來,反復地催促一個人走進婚姻,倒成了無比正義的主張。

姻是真愛的唯一最終歸宿嗎?

當相愛的兩個人對彼此的關系都十分滿意,對這段關系也已經投入了許多情感、時間和精力,也不再考慮與關系之外的其他人發展時,身邊人就會開始提醒ta們,包括ta們自己也會開始思考—— 我們是不是該結婚了?

在大多數人看來,足夠相愛的兩人,最終、最好的結局就是「婚姻」。

被主流社會所認同的親密關系發展的方式,是一種手扶梯式的上升(Gahran, 2017): 兩個人從相互接觸——親密告白——確立關系——穩定磨合——做出承諾——最后,到達扶梯的頂端,即「婚姻」。

可是,強調這種所謂的「親密關系的范式」(amatonormativity), 無疑是把其他任何非婚姻的承諾關系都排斥到了主流話語的邊緣(Baer, 2017)。

比如,在一些社會中「非婚同居」既不受到法律保護,也不被道德所準許;同時,還營造出了一種假象,即人們對一段感情作出承諾的方式就只能是婚姻。

這也是為什麼兩個長期交往的人,常常會被問到這樣的問題,「你們的關系是認真的麼?怎麼交往這麼久還不結婚呢?」,似乎如果兩人不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就是彼此對這段感情不夠認真,也不夠相愛。

可事實上, 當雙方都足夠相愛——非常滿意彼此的關系、愿意為彼此付出、不在這段關系之外有更多的選擇,這指向的應當是一段擁有了穩固承諾的關系(Rusbult et al., 1998),而這種關系并不必然等同于「婚姻」。

可以說, 真愛的最終歸宿是承諾,但承諾并不一定非得是婚姻。也許我們一時想不出除了婚姻之外的其他形式的關系,可這卻也恰巧印證了這種建構所帶來的影響。

姻是幸福的必要充分條件嗎?

主流文化認為,一旦感情以婚姻的形式被確定下來,就會給予彼此更多確定的安全感,雙方也進而成為彼此忠誠、資源共享、相互關心的共同體,這顯然更有利于提升人的整體幸福感。

大量既往的研究、報道也印證了這一觀點,比如,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道就指出,「研究發現,已婚人士是最健康、最幸福的人群」(Singal, 2016)。研究與報道反復突出已婚人士擁有著更高的幸福感,總讓人覺得婚姻與幸福之間,即便不是因果關系,也肯定存在著正相關。

然而,后來的研究卻提出了質疑。 DePaulo在十余年的文獻研究中發現,得出「婚姻與幸福感存在正相關關系」結論的很多研究都有著明顯的邏輯漏洞,比如這些研究在樣本的分類上,往往把失婚人群歸在單身人士的類別下,而結婚人士則僅僅包括那些現在仍處于婚姻關系中的人(Singal, 2016)。

就連華盛頓郵報的那篇報道,也有學者指出它對研究結果實際上做了選擇性的誤導(Singal, 2016)——該報道所引用研究的真正結論是,「92.9%的已婚人士與92.6%的單身人士認為自己是健康幸福的」。

這麼看來,婚姻與人們的幸福感之間的關系尚不明確。 很難說,婚姻一定能給人帶來幸福,又或者人們想要獲得幸福就一定需要婚姻。

上存在著美滿婚姻的客觀標準嗎?

對于什麼樣的婚姻是完美的、幸福的,主流社會給出了一套既定標準,比如在年齡、顏值、學歷、收入、家庭背景等方面的個人條件以及雙方的匹配程度。而這些標準之間的權重也存在差異,例如,很多人認為收入和家庭背景就比其他標準更為重要。

根據這些標準,雙方相匹配的情況就被認為這段婚姻門當戶對,很完美;又或者當有一方條件更優時,另一方則會被認為嫁/娶得好。到頭來,結婚變成了條件匹配的過程,仿佛對方條件越優秀或者雙方條件越匹配,或者至少在那些更為重要的標準上越達標,婚姻就越可能美滿幸福。

只可惜, 條件也終歸只是條件。就像婚姻不能保證一個人是否幸福一樣,這些客觀標準的完美匹配或是條件優秀也并不能保證婚姻的美滿。

制度化的「婚姻」如何影響著我們的人生選擇?

當我們覺得每個人這一生都必須擁有婚姻時,我們會在親密關系中把焦點放在如何走進或維持一段婚姻,而不是如何經營這段關系。

單身的時候,我們總是擔心自己是不是無法擁有婚姻。隨著年紀漸長,我們還會開始擔心可選擇的結婚對象是不是越來越少,又或者擔心自己是不是這輩子都無法擁有婚姻(無法擁有一個本就不必須的事物,反倒成了一種缺憾)。

在婚姻中的人,也可能會因為「婚姻是必需品」這個虛假的設定,而寧愿留在一段并不快樂的關系里,又或者在失婚之后又迫切地希望進入下一段婚姻。

這也或多或少反映在了近年來美國居高不下的再婚率上——2013年,所有結婚的人中,有40%的夫妻雙方至少有一方曾經有過一段婚姻(Livingston & Caumont, 2017)。

對于這些人而言,仿佛離開一段不幸的婚姻、重回單身,是一種喪失,且只會讓自己更加不快樂(DePaulo, 2012)。

當婚姻被構建成了真愛的唯一歸宿,又或是幸福的充分必要條件時,我們便會不自覺地試圖用婚姻來證明承諾,證明成功,證明幸福。

當覺得世上存在著一種所謂的完美婚姻的客觀標準時,我們又會忍不住甚至是盲目地追求標準的匹配。

可希望你明白,是否要結婚、在什麼時候結婚,以及和誰結婚等等這些,都應該是你自己的選擇;同時,你也需要清楚地認識到, 無論你選擇了什麼,這些選擇和人生中那些你曾經以為會影響自己一生的選擇一樣,都并不決定你的幸福。

當然婚姻也可以是很美好的,有人能從好的婚姻中獲得許多重要的支持。我們只是想讓你知道,婚姻和許多其他東西一樣,它們應該是你人生的選項。是你去選擇婚姻,而不是讓婚姻來選擇你。

幸福不是流水線上批量生產的罐頭。你的幸福是什麼樣子,只有你自己可以定義。

以上。

今日互動:你對婚姻有什麼看法嗎?你覺得真愛的歸宿應該是什麼呢?來評論區和我們討論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