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妙招 >

人到底是如何成熟的?

2022/11/08

后台收到這樣一條留言:

「KY君, 我一直很羨慕身邊那些簡單、單純、快樂的女孩子。因為那是我沒有機會成為的。我的成長過程比較艱辛。小時候父親經常暴打我和我母親。

青春期因為叛逆,我早戀、紋身、抽煙。后來又被男人騙,我甚至失去過一個孩子。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復雜和矛盾的人,這種復雜讓我自己感到厭惡。

每次看到那些家庭幸福的女孩子,我都羨慕得心里發疼。可是誰讓我命不好呢。我很想知道,像我這樣的人,還有獲得幸福的可能性嗎。」

其實我們經常收到類似的求助信息。Ta們在問一個共同的問題:

「作為一個有過充滿挑戰的成長經歷、負面的人生經歷的人,到底還有沒有可能過上一種好的生活?」

今天我們就和大家來聊一聊這個問題。

樂和成熟是通往好生活

的兩種不同的道路

要討論這個問題,首先要從理解「好生活」指的是什麼開始。

前幾天我讀到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寫作者Laura A. King是一位心理學家,她致力于研究什麼是 「好的生活」,以及,什麼是 「健康的人」

她指出,當下絕大部分針對「好生活(good life)」的研究, 都把生活中的「好」 和快樂感、滿足感、積極情緒聯系在一起。但以這樣的方式來定義「好生活」 ,卻造成了一些問題。

她認為, 這種定義好生活的方式是不切實際的。誰能夠在生活中,不經歷失望、悔恨、羞愧、遺憾等等消極情緒呢?

正是因為,人們把好的生活片面地定義為積極的情感體驗,這些消極情緒才被看成是 不好的經歷、是人們想要回避的。

而事實上 一個健康的人,ta應當有著豐富的內在體驗,一種值得過的生活也應當是有過掙扎、痛苦、苦樂參半的。

她提出, 至少存在兩條不一樣的道理,都能夠引導人們走向好的生活(或者說幸福的生活):一條是通過快樂,另一條則是通過成熟。(她特別提醒道,快樂和成熟是兩個完全無關的維度,并不是說不快樂的人才更成熟。而存在任何一種組合的可能性:快樂而成熟的人,快樂而不成熟的人,不快樂和成熟的人,不快樂而不成熟的人,皆有。)

通過快樂走向好生活,是需要很多幸運的。但通過成熟、通過自我的發展,卻是一條每個人都可以付出努力而達成的道路。

Laura A. King(2001)認為:即便經歷了創傷性的生命事件,人們還是可以 通過自我的成熟,去從中獲得正面的東西。

例如:「對自己更深入的認知」、「對世界更豐富的理解」。從而找到這些悲劇性事件發生的意義,并 有能力體會到比生活經歷簡單的人更豐富、更多層次、也因而更迷人的認知和感受。

麼是人的成熟?

更成熟的人,能夠從 更多不同角度的、更整合性的視角看待世界,并擁有著相對來說 更為復雜的自我。

舉個例子來讓大家了解不成熟和成熟的區別吧。

有一個關于智慧的研究指出, 智慧的思維方式有以下特征: 相對主義的、不確定的、在不同的文本環境中會呈現出不同含義的。智慧的思維,就是一種更成熟的思維,它比一般的思維 更大程度地容忍和直面不確定性——而另一種比較低成熟度的思維則是「非黑即白」、難以忍受沒有結論的狀態。

如何判斷一個水果是否成熟?「望聞問切」就可以了——看顏色,聞味道,問果農,切開嘗嘗。但是,判斷一個成年人是否成熟,卻要困難得多。

人格心理學家Golden Allport(1961)曾列出「成熟的人」的5個標準:

1)能夠積極但是客觀、現實地看待自己(對自己的認知沒有經過美化的濾鏡)

2)具備與他人建立親密關系的能力(不僅限于婚戀關系)

3)具備常識

4)有幽默感

5)有自洽的一整套生活哲學

而一個人的心理是否成熟,取決于ta的自我發展水平(ego-development)(Hammack & Cohler, 2009)。

*什麼是自我發展水平?

自我(ego)是一系列「自我機制的集合」,自我的發展就是自我機制發展的過程

心理學家Jane Loevinger(1967)提出:自我不是某個固定不變的事物, 自我本身就是一個不斷發展變化的過程。

在這個動態的過程中,我們 「掌控、整合、理解生命中的種種經歷和體驗」,形成看待自身和世界的參照系(frame of reference)。

所以, 自我發展水平指的就是「一個人對自身及世界的體驗能夠到多復雜的程度」 (Labouvie-Vief, 2001)。我們能夠認識和接受多復雜的自己?對世界和關系的復雜有多少認知和容忍?我們能夠整合多麼復雜的情緒?我們對價值和人生意義的理解是否是復雜的?

一個人的自我發展水平較高,意味著ta在責任心、忍耐力、獨立成就、自我修復力、人際間誠信等方面,都能發生更多的積極變化(Bauer & McAdams, 2004)。 Ta在面對世事變遷時,也會更少收到打擊,具有更高的應對能力。

測:你的自我發展水平

處于哪一階段?

自我發展的過程是連續的。為了方便理解,Loevinger將這個過程分為9個階段。其中,最早期的3個階段, 通常發生在我們出生開始到學齡前,在成年人當中非常少見。在這3個階段「自我」的意識從無到有;1小孩子從完全被沖動主導 (e.g.,「餓了要吃,不給吃就哭」), 2逐漸學會控制自己的沖動, 3趨利避害 (e.g.,「哪個大人給我糖吃,我就聽誰的」)

而接下來的6個自我發展階段,則常出現在一般成年人身上。你的自我發展水平如何?正處于哪一階段?對照以下表格,給自己做個測試吧:

成年后的自我發展階段

關鍵特征

階段4

遵奉階段(Conformist)

一切遵循社會規范;有絕對化的「是非對錯」的概念,思維方式刻板、單一。

比如,「我爸媽說的一切都是對的,和他們唱反調的都是壞人」。

階段5

自我覺察期(Self-Aware)

又名公正-遵奉過渡期(Conscientious-Conformist)

產生基本的自我覺察,思考也更多元化;仍受到社會規范、父母或同伴的強烈影響,但同時開始反思ta們說的是否一定正確。

階段6

公正階段(Conscientious)

主動建立起自己的標準、規則,一旦違反會產生罪惡感;開始為自己的人生選擇負責,希望獲得社會認可的成就;

表達感受時有了更多的「我覺得」,也更理解別人有「Ta覺得」,在人際關系中更具同理心。

階段7

個人主義期(Individualistic)

也是由公正階段向自主階段的過渡

越來越意識到自己的個性,但同時也重視關系,在情感上依賴他人;對自己、對他人都開始變得寬容,容許異議、容許似是而非;「我要我覺得,但我也尊重你覺得」。

對內在沖突開始有所覺察,但尚沒有能力解決。比如,是獨立還是依賴?是追求成就還是接納當下的自己?

階段8

自主階段(Autonomous)

不再為道德規則而活,不再一味追求成就,而是走向自我實現;

尊重自己和他人的獨立性,甚至意識到獨立本身是有局限的——情感依賴不一定是獨立的對立面,在獨立的同時,關系讓我們更好地支持彼此;

認識到內、外在的沖突原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能夠接納和應對。

階段9

整合階段(integrated)

自我顯現出智慧(wisdom);

對自己和他人具備更廣泛的同理心;

與自己的命運達成和解;能夠調和內在的沖突,與世間種種「無解」、「求不得」和平相處。

在步入成年后,自我發展水平和年齡就不再必然相關了。

Loevinger認為, 對大多數成年人來說,一生的自我發展都會停留在「遵奉階段」到「公正階段」這個區間,不再邁向更高的階段。

但她也指出, 人群中也有少數人,可以超越公正階段,往更高的層級發展自我,最終接納內在、外在的沖突和混亂,理解世事的復雜。

那麼,成年之后,如何才能進一步發展自我、變得更成熟呢?

年之后,如何走上成熟之路?

人心智的成熟過程,可以簡單歸納成 吸收(assimilation)和調整(accommodation)兩大步驟。

當所發生的事情,符合我們既有的、對世界和自我的理解時,我們感到舒服、順利。這時這個經歷就被吸收到我們既有的認識框架中去了。——這個過程就是吸收(assimilation)。

但有時,我們的經歷會超越我們既往的認識框架,遇到了難以理解的經歷。這時人們就需要調整自己的認知體系,從而能夠解釋新的經歷。——這個過程就是調整(accommodation)。 在調整后,我們的生活再一次變得可以讓自己理解。

調整看起來很容易,在現實生活中,卻往往是一個充滿掙扎的艱苦的過程。調整自己原有的對自我和世界的認識體系、使其能夠容納和解釋新的遭遇,是非常困難的。在調整成功之前,人們往往要沉浸在「為什麼這一切會發生「的內心痛苦中。

今天我們給大家提供幾個能夠 幫助調整認知結構、以及有 意識地讓自己的認知變得更復雜的小技巧:

Laura A. King(2001)的衍生研究發現, 只要人們在講述自己的負面經歷時,刻意地讓自己去關注負面經歷中可能的積極產出——比如自己獲得了經驗和心得認知等,就能夠改善心理狀態的許多指標。

此外在回顧過去經歷時,更多地思考事情發生的意義,會促進自我的發展(King, 2001)。當遇到那些對我們影響重大的事件時,我們可以通過書寫日記,來思考以下問題:

a)這件事為你帶來了哪些改變?你獲得了哪些新的經驗?

b)經歷了這件事,你看待自我、他人和世界的角度有了哪些變化?

c)你是如何應對這件事的?你認為自己應對得怎麼樣?對于自己的應對你有哪些反思?

d) 你從中獲得了什麼?

loevinger(1976)曾指出,人的自我只有在環境不符合ta們的預期時,才有成長發展的機會。某種程度上, 只有當負面的生活經歷發生時,我們的自我才有進化地更為成熟的機會和可能。

因為只有當環境和生命事件挑戰到了我們現有的對自我和世界的認識系統,我們才會產生調整認知系統的欲望和動力。正是這些充滿挑戰的人生經歷,拓寬了我們的世界觀、加深了我們對自我的認知,從而使我們成為更復雜、更成熟、更有能力應對世事變遷的人。

Laura A. King提出的成熟之路,給無數遭遇了負面的生活經歷的人以機會和希望。但這種成熟發生的前提,是直面負面的經歷、是擁抱不確定、是努力理解和消化痛苦的感受。如果對負面的經歷和感受采取逃避和否認的策略,自我的成熟便不會發生。

她說, 「因此,人們的個人成長,不僅僅是應對逆境的一種手段。我們應當開始認識到,這是人們艱苦地調整自己的認知框架的過程,也是人們重建一個新的自我的過程——是人們付出努力把自己再建造成了一個,有可能在當下的處境中感到幸福的人。」

生命如何不偉大?回到今天的文首提問,想對這位讀者說:

我們每個人被別無選擇的拋到這個世界上來的時候,或許都被設定了不同的人生路徑和模式。有的人的路比另一些人的路更艱難。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路徑和模式,但只要我們積極勇敢地直面自己的人生,我們就能夠獲得生活給我們的那一份獨特的回報。

走向成熟的道路或許艱難,但成熟而幸福的人,能夠體會到簡單的人生模式下無法體會到的人間百味、感悟更多的關于世間的真諦。誰能說這樣的人生不值得一過呢?

有些人盡管很努力提升自我發展水平,但實際表現卻「嚴重偏科」—— 道理和概念懂很多,與人交往仍然「像個寶寶」,情緒總是走極端,自我為中心,或是一味依賴他人給自己安全感。

這些表現反映出的是人情緒的不成熟。 在心理學上,情緒成熟(emotional maturity)意味著能根據不同情境,作出適當、積極的反應。一個情緒成熟的人,能夠為自己的行為與選擇負責、有能力適應環境變化,在情感上也會考慮他人的感受。

今日互動:你認為自己是一個成熟的人嗎?你處于自我發展的那一個階段呢?來評論區一起討論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