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曾經的寶貝卻成了拖累」,家長自述為何討厭女兒,現實太扎心

「曾經的寶貝卻成了拖累」,家長自述為何討厭女兒,現實太扎心
2023/01/17
2023/01/17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我的女兒今年10歲了,從一個咿呀學語的小姑娘長成了158cm的大姑娘,可是現在我越來越討厭她,上次她離家出走,我心里就在想,如果她真丟了就好了,真丟了我就不會每天崩潰到深夜。」

這是從一位二胎媽媽在網上發布的名為《為什麼我越來越討厭我女兒》的長文中截取的一段,簡述了這位家長為對自己女兒產生的厭惡心理。

「如果她丟掉就好了」,這句話看起來讓人感覺觸目驚心,尤其是在當前許多家庭的教育理念與過去相比已經有了長足進步的情況下,父母給予孩子的愛也本該是包容和無私的,又怎麼會萌生這樣的想法呢?

「前幾天她和爺爺吵架,離家出走了。我找她的時候,竟然絲毫沒有著急心慌的感覺,甚至希望她消失永遠不要回來。

我盡自己努力給她最好的,可是她越來越讓我失望,從來不心疼生她養她的媽媽是怎樣生活的,自私得讓人心寒……」

這位母親絕望地講述了自己在喪偶式教育背景下照顧大女兒的辛酸苦累,卻并沒能得到網友們的共情和安慰,大多都紛紛表示要求一個10歲的孩子完全理解家長的艱辛苦楚未免有些不切實際。

但如果我們向內發掘這位母親將生活不順心遷怒于孩子身上的深層心理因素,會發現背后遠不止如何協調個人生活和孩子的教育問題這麼簡單。

從這位母親的小作文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令人感到憤慨和不理解的地方,「曾經的寶貝變成了現在的拖累」、「有時候我真希望她沒有來到過這個世界上」。

種種描述讓人不禁感覺到自私而又冷血, 但如果我們拋開情感因素,單純去思考這位母親這麼做的原因,我們會發現其中有植根于內心深處的厭女心理在作祟。

父母不僅僅代表了一種身份,更是一種責任。文中的母親對自己的女兒表現出了極高的期待,望女成鳳這本無可厚非,但相比于第二個孩子,她加諸于女兒身上的負擔也太過沉重,且一旦女兒沒能達到她嚴苛的要求,她卻產生了「希望女兒丟掉」的念頭。

這一系列的情感變化在心理學上被稱為「激發過程」,如果想要深刻刨析這位母親的真實心理,我們就不得不引入厭女情結這一話題。

在上野千鶴子的女性主義啟蒙讀物《厭女》一書當中介紹到:「母親的不如意,與自己無法改變現狀的無力感混為一體。母親一邊詛咒自己的人生,一邊又將同樣的人生強加給女兒,引來女兒的憎惡。」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如果文中的這位母親繼續放任自己對女兒厭惡心理發展下去,這個小女孩長大后將會如何看待自己與母親的關系也可見一斑。

在我們的傳統觀念當中,母親這兩個字幾乎等價于偉大、犧牲和愛, 但處在厭女語境下的母親,會天然地把孩子放在債務人的位置,使得家庭成為了習得厭女癥的場所。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大多數生活在厭女文化當中的母親,會成為孩子,尤其是女兒的反面教材。她們通常過著不如意、被壓抑的人生,面對命運有著深深的無力感。

她們一邊詛咒著自己的人生,一邊又希望女兒可以完成自己未竟的事業, 她們對于女兒的要求往往是雙重的。

既希望女兒出人頭地,做到傳統意義上男性應該做到的事情,又希望女兒可以「早早結婚、嫁個好人」,既要求女兒實現社會價值,又要實現男性給予的價值。

而這種來自于母親的厭惡會逐漸演變為孩子對于自我的內在否定,在韓國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當中曾經描畫道:「女兒說她長大以后想要當太空人和科學家,我希望、我相信,也努力想辦法讓女兒的成長背景可以比我過去的成長環境更美好,由衷期盼世上每一個女孩,都可以懷抱更遠大、更無限的夢想。」

相比較而言,這該是一位母親健康而發自內心關愛孩子的心理,而不是打著「為妳好」的名義,將厭女思想投射到孩子身上。

就像是 「斯德哥爾摩癥」一樣成為家庭中厭女行為的發起者,既自我厭惡,又要用同樣的價值觀去支配女兒的人生,而作為女兒,只會厭惡這樣的母親,同時卻也不可能逃離母親的束縛。

- The End -

作者 | 湯米

編輯 | 生煎包

第一心理主筆團 | 一群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Bruk, A., Scholl, S. G., &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

微信公眾號:第一心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