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韓紅:9歲失去雙親,出名后熱衷于公益,為一無血緣養子終身不嫁

韓紅:9歲失去雙親,出名后熱衷于公益,為一無血緣養子終身不嫁
2023/01/19
2023/01/19

2000年,貴州馬嶺河風景區救助站,一個年僅兩歲的小男孩正怯生生地站在人群中,他的眼睛濕潤潤的,看起來剛剛大哭過一場。

這個小男孩叫做潘子灝,原本他有一個幸福溫馨的家庭,但天不遂人愿,一場天災人禍,讓他從此和自己的父母陰陽兩隔。

一個飽受疼愛的小男孩,從此之后成了沒有家的孤兒,只能孤零零地待在救助站里。

就在潘子灝以為,自己從此以后的人生會充滿孤獨的時候, 一個光芒萬丈的大明星來到了他的身邊,這個人就是韓紅。

韓紅毅然決然地收養了潘子灝,并且為了他終身不嫁。

為什麼韓紅會對一個非親非故的孩子如此傷心?潘子灝現在又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這一切還要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說起。

失去父母

1997年,潘子灝出生在廣西的一個普通家庭中,他的父母雖然不是大富大貴的人,但卻能夠依靠自己的雙手給潘子灝提供安穩的生活。

潘子灝是家中獨子,在他出生之前,他的父母整天盼望著能夠有個孩子,因此他的到來格外受到期待。

為了能夠照顧好潘子灝,他的母親辭去了原本的工作,在家里日日夜夜陪伴著他,從來不讓他受一點委屈。

潘子灝的父親整日為了家庭在外奔波,他工作的一切動力都來源于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無論他如何辛苦,只要看到妻子和孩子的笑臉,他就覺得什麼都是值得的。

在寬松和諧的家庭氛圍中,潘子灝一天一天地成長著,他就像是溫室里的花朵一樣,從來沒有經歷過外界的風雨。

時間轉眼來到1999年國慶節,這是一個難得的黃金假期,再加上潘子灝已經兩歲,他的父母便計劃著帶他出門見一見世面。

在挑選旅游目的地的時候,潘子灝的父母傷透了腦筋, 這個地方既不能太遠,也不能太近,最好還要適合小朋友玩耍。

選來選去,最終他們決定到貴州馬嶺河風景區游玩。

貴州是我國著名的旅游省份之一,這里不僅有秀麗的自然風光,還有引人入勝的苗族文化,每年假期來到貴州旅游的人絡繹不絕。

為了能夠安心旅游,潘子灝一家選擇報名跟團,讓旅游社負責安排他們的所有行程。

在馬嶺河風景區,纜車是一個經久不衰的項目,10月3日,潘子灝一家人跟著大批游客一起,坐進了纜車。

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列纜車通向的并不是山頂風光,而是死亡。

乘坐過景區纜車的人都知道,纜車是靠著懸在半空的「線」擺脫重力,從而達到在空中飛馳的效果。

這意味著,纜車的承重是有限的,過于擁擠的纜車很有可能會導致纜繩斷裂,從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劇。

在十一國慶黃金周,景區人來人往,為了加快游客上山的速度,景區做出了一個極其錯誤的決定:超載。

這輛纜車,承載著原本不屬于它的重量,晃晃悠悠地朝著山頂駛去, 最終,纜車墜落,車上36名乘客,共有12人當場死亡,其中就包括潘子灝的父母。

在事故發生的時候,首先察覺到不對的就是纜車上的乘客,失重的感覺突然襲來,纜車上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生死攸關之際,潘子灝的父母用最后的力氣將他高高舉起,最終,潘子灝只受了一點輕傷,而他的父母卻不幸去世了。

彼時,潘子灝年僅兩歲,他還不懂死亡的殘酷含義,纜車墜落之后,潘子灝一個人呆呆地待在事故現場,他沒有哭也沒有鬧,像是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纜車遇難事件讓全國上下的人民為之震驚, 搶救工作隨即展開,但逝去的人卻是永遠回不來了。

潘子灝被搶救人員帶到了景區的救助站里,頭一天晚上,他仿佛嚇懵了,很快就進入了夢鄉,可第二天一覺醒來,他就哭著喊著要找爸爸媽媽。

救助站的工作人員很無奈,對一個兩歲的孩子來說,死亡這樣的字眼過于冰冷無情, 他們只能安慰潘子灝說:「爸爸媽媽去很遠的地方了,過段時間就會回來的。」

從那一天起,潘子灝就一直孤零零地住在救助站,等待爸爸媽媽帶他回家。

被韓紅收養

作為一個兩歲的小朋友,潘子灝是很乖的,他幾乎不會吵鬧,也不會提出任何無理的要求。

只是他每天都會問身邊負責照顧自己的工作人員:「我的爸爸媽媽什麼時候回來。」

小孩子的眼睛就像葡萄一樣黝黑,看著這樣一雙眼睛,任何人都說不出殘忍的話來,可是謊言重復一千遍也不會變成真的,潘子灝的父母終究是不可能來帶他走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潘子灝似乎也從周圍人的表情里咂摸出一點事實了,但他不理解死亡,他只是以為爸爸媽媽不要自己了。

潘子灝不敢當著人群的面哭泣,他只能每天在被窩里悄悄地流淚,思念著自己的父母。

直到兩個月后,一個有點胖胖的阿姨出現在潘子灝的生命里時,他才感覺有了些許安慰。

那是風和日麗的一天,救助站的工作人員正在四處找尋潘子灝, 原來,他因為思念父母,一個人跑到沒人的角落里暗自神傷了。

就在潘子灝小聲抽泣的時候,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他回過頭來,看見一個慈眉善目的阿姨在沖著他笑。

不知道為什麼,潘子灝的心里突然涌出了一絲親切的感覺,這個阿姨看起來很好相處,和救助站的工作人員不太一樣。

阿姨給他遞上一張紙巾,輕柔地擦掉他眼角的淚水,年幼的潘子灝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傷,撲進她的懷里痛哭起來。

這是韓紅和潘子灝的第一次見面,原本,韓紅只是為了寫歌才來到這個地方的。

纜車事件發生之后,應官方邀請,韓紅決定為這次事件創作一首歌曲,要寫好歌,首先就要了解故事的背景,所以她才會去看望潘子灝。

但她沒有想到的是,她和潘子灝十分投緣,兩人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相處起來卻像親母子一般。

在知道潘子灝小小年紀父母雙亡,如今也沒有什麼親人的時候,韓紅的愛心一下子泛濫了, 她當即決定,收養這個可憐的小孩。

「子灝,妳愿意和阿姨一起生活嗎?我是指,就像妳以前和爸爸媽媽一起生活那樣。」韓紅小心翼翼地征求潘子灝的意見。

失去父母之后,潘子灝也意識到,父母可能永遠不會回來了,而他喜歡眼前這個胖胖的阿姨,也愿意和她一起生活。

在潘子灝的點頭下,韓紅正式成了潘子灝的養母,而她為纜車事件寫下的歌曲《天亮了》,也打動了無數人的內心。

為了讓潘子灝走出過去的陰影,韓紅為他取了新的名字「韓厚厚」, 她沒有讓韓厚厚叫她媽媽,而是像以往一樣,讓他稱呼自己為阿姨。

彼時韓紅29歲,她沒有結婚生子,更加沒有帶孩子的經驗,在和韓厚厚相處的過程中,她笨拙地學習著做一個母親。

好在韓厚厚非常懂事,幾乎沒有給她惹過什麼麻煩,在韓紅因為工作需要離開家的時候,韓厚厚也能夠自己照顧好自己。

和韓厚厚一樣,韓紅也擁有一個不太幸運的童年,9歲那年父親去世、母親改嫁后,她驟然成了這個世界上多余的人。

好在她還有一個疼愛她的奶奶,祖孫倆相依為命十幾年,走過了無數風風雨雨, 可惜就在韓紅即將大紅大紫的時候,奶奶也去世了。

這件事給了韓紅很大的打擊,她當時感覺世界一片黑暗,最愛她的人已經不在身邊了。

那段時間,韓紅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趣,她甚至不想走出家門。

但韓紅憑借著堅強的意志,慢慢地走出了失去至親的傷痛, 「沒有人愛我了,那我就去愛別人。」

這便是韓紅一直堅持做公益的初心,也是她收養韓厚厚的原因,她希望自己能夠通過雙手,給更多的人帶去力量。

在韓紅的悉心照顧下,韓厚厚一天一天地長大,他們的關系也變得更加親近。

韓厚厚四歲生日的時候,他第一次開口喊了媽媽,那一刻韓紅熱淚盈眶,她覺得自己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雖然剛開始,韓紅并沒有強制讓韓厚厚喊自己媽媽,但這并不代表她不想得到韓厚厚的認可, 這一聲「媽媽」,表示韓紅真正走進了韓厚厚的內心。

其實在韓紅剛剛表示要收養韓厚厚的時候,有無數的人質疑她只是想借公益炒作,并不是真心要對韓厚厚好。

然而真心總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這麼多年過去了,韓紅和韓厚厚依舊還是相親相愛的母子倆,韓紅甚至還為韓厚厚拒絕過兩段姻緣。

大步向前

韓紅作為一線女歌手,雖然外表不像傳統女明星那樣光鮮亮麗,但她也不乏追求者,但是因為韓厚厚,韓紅總是沒能和追求者走到最后。

畢竟沒有一個男人愿意供養別人的小孩 ,尤其是這個小孩和自己以及自己的妻子都沒有血緣關系。

這些年韓紅也陸陸續續接觸過一些還不錯的對象人選,前期大家的交往還算順利,有的甚至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既然雙方要組成一個家庭,有些事情就必須攤開來講,韓厚厚便成為了一個永遠在爭論不休的議題。

韓紅的想法是,她養了韓厚厚這麼多年,無論如何他們已經有了親情, 要她拋棄韓厚厚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她的男友,無一例外地提出,要把韓厚厚送走,才能討論婚嫁大事,這讓韓紅無法忍受,于是每一段關系都這樣無疾而終了。

韓厚厚稍微長大一點后,他也敏銳地察覺到了其中的暗流洶涌,韓厚厚甚至主動提出,要離開韓紅,讓她自己去尋找幸福。

尤其是2015年,韓厚厚18歲的時候,韓紅遇見了一個跟她很聊得來的大學教授,兩人是在一次活動上認識的。

大學教授豐富的見聞和幽默的談吐吸引了韓紅,韓紅身上的善良質量也吸引了大學教授,兩人一見如故,并且很快熟識了起來。

之后,韓紅經常和這位大學教授一起出去吃飯,兩人的感情也在一次又一次的見面中快速升溫。

就在大學教授向韓紅提出,希望兩人正式交往的時候,韓紅說出了韓厚厚的存在,大學教授表示,他不介意韓厚厚,只要之后韓紅再為他生一個孩子就好。

但韓紅卻并沒有這麼打算過,她這一生所有的母愛都給了韓厚厚, 她很難再像愛韓厚厚一樣,去愛另一個孩子。

而且她年紀也大了,生孩子本來就有風險,再加上她不想讓另一個孩子分走自己對韓厚厚的愛,所以韓紅早就發誓不再生孩子了。

這番話一說出來,大學教授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兩人的關系也就這樣不了了之。

韓厚厚知道這件事之后覺得很愧疚,他認為自己阻礙了韓紅追求幸福的步伐,他還真誠地告訴韓紅,自己不介意韓紅再生一個孩子。

韓紅無奈地笑了笑,她早就下定決心了,無論外界如何評判她,她都不會改變的。

如今,韓紅已經51歲了,她依舊沒有結婚,而是和韓厚厚一起相依為命。

在這段日子里,韓紅的公益事業進行得如火如荼,她成立了基金會,并且經常出沒在各種需要幫助的地方。

韓厚厚作為她的兒子,也和她一起走在公益的路上,他去過貴州的貧困山區,也去過武漢的疫情重災區,在愛心之路上,韓厚厚永遠在奉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畢竟對于這樣一個,年幼失去雙親,靠著社會愛心人士的資助才能平安長大的孩子來說, 感恩圖報是刻在骨子里的基因。

2022年,韓厚厚已經是一個25歲的大小伙子了,他的愿望就是和韓紅一樣,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祝愿韓厚厚能夠得償所愿!

-完-

文|書書

編輯|書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