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親密關系:沒有界限的愛情,始于吸引 終于控制

親密關系:沒有界限的愛情,始于吸引 終于控制
2022/12/29
2022/12/29

你應該和我在一起」「如果你走了,我會很難受」。你利用這些念頭來讓我們同意你的故事——這世界存在悲傷,而真相卻是不管你喜歡與否,你的本質就是愛,你能夠體會到這是真相。

——因為只要你有一絲不愛的念頭,你便會感到痛苦。

愛如果沒有距離,再美好都會讓人想逃離。

關系沒有界限,再親密都會令人感到窒息。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想把一段感情牢牢抓在手里,但卻讓對方越來越離我們遠去。

有一種暴力,可以表現得溫柔體貼,無微不至

有一種「愛」,充滿束縛和壓迫,操縱和控制

可能是你的伴侶,也可能是你的父母,無論是他們自己,還是認識你們的其它人,總會說他們真的愛你!

他們為你付出了好多。

但每次,你心里總覺得似乎不是那麼回事。

你有時也會懷疑,是不是自己有點奇怪,因為你和他們的關系并不像那些明顯有虐待性的關系——他們并不會打你,甚至有些時候好像是很保護你,或者是「為你好」。

動輒談愛與付出,而回避權利與義務的問題,終究有一天會體會到,什麼叫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太黏了,叫人窒息得想要逃開,一方期待更多的親密,另一方希望能獨立自由。

就像一個人拼命地在后面追,一個人死命地在前面逃;

太松了,離得遠了,又會讓人幾乎忘了這關系的存在。

愛需要有適當的「距離」,但不要「疏離」;

關系需要「界限」,但不要「局限」。

即使是再親密不過的伴侶,也是兩個人。

在生活和情感上有屬于自己的部分,也有屬于兩個人共同的部分,這兩個部分是需要共識和平衡的。

以死相拼,不是自我放棄,而是以退為進,是為了積攢道德資本,是為了達到道德的制高點。

道德制高點有什麼好處?

道德制高點說明:我是對的,你們都得聽我的。

這是在玩受害者游戲的終極版,把自己放在受害者位置,將對方推到加害者位置,加上外圍還有那麼多的觀眾,如此一來,便有了道德資本和權力資本,似乎就可以迫使別人遵從自己的意愿。

沒有界限的人,很多地方都是那麼的不順心。

在婚姻或情感關系里,需要區別什麼是你的情緒、想法和需要?

什麼是伴侶的情緒、想法和需要。

不把自己的情緒、想法和需要強加在對方的身上。

不勉強得到對方的認同以及不左右對方的選擇。

在家庭親子關系當中,需要區別什麼是父母想要的?

什麼又是孩子想要的?

給予孩子對自己生命負責的權利以及體驗的權利。不強加給孩子自己的意志與控制孩子。

在工作團隊當中,需要區別什麼是你的責任?

什麼是他人的責任?

一個沒有界限的人將是混亂的,為別人承擔責任、過度掌控或順從、想要改變別人而感到無力和沮喪。

一個缺乏界限的人,將會失去自我,注定他這一生將是不快樂、甚至悲慘的。

界限就像是標示出一個極限、范圍或邊緣的一些界線或事物。在心理層面,界限是對于自己與他人不同個體的認知。

因為需要,而渴望擁有;因為擁有,而害怕失去;因為害怕失去;而過度控制。

我們總會遇到這樣一種人,他們在情感生活中表現得過度敏感。

他們總是愛得小心翼翼,愛的患得患失。

哪怕只是一絲小小的風吹草動,都有可能觸碰到他們敏感的神經。繼而導致他們的疑神疑鬼。

這些對于愛情過于在意的人,往往難以擁有穩定而長久的愛情。我想如果可以,他們會想要把愛情鎖進保險柜,以求百年好合。

這是一個極其可悲的現實。

讓我想到一句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在愛情中,我們應該體會到的感受是,我們勇敢地愛,坦然地被愛,并在愛情的鼓勵下,越來越自信。

畢竟,曾經我們自己愛自己,如今多了一個人。

這是對我們自身價值的認可。

我們的價值,在愛里被發現,在愛里進一步加成。

可仍舊有人,自己給自己在愛情里貶值了。

尋找理想替代父母

心理學家研究發現,童年沒有得到足夠關愛的孩子,成年后為了補償童年的缺失,會尋找理想的替代父母(往往是愛人)。

他們尋找的方式,是考驗對方能否接納自己的負面情緒,「作死」試探伴侶的愛,以此來證明「TA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自己」,能夠接納他最壞的一面。

現實中,伴侶往往會選擇離開。

人心都是肉長的,遭到羞辱、挫敗的伴侶會感到很無力,最終對親密關系失去全部信心。

心理學研究發現,伴侶間在不同程度上存在一種「以感情為條件的自尊」,指的是一個人按照在戀愛關系中的地位來評價自己,失去了自我意識和客觀評判。

女性在婚姻中的位置不是老公的錢包給的,即便他下班準點回到你身邊,錢每分都花在家庭里,心的距離也會因為你的管束而想要逃離。

伴侶是自己的,但不是你自己的,對方再愛你也是個獨立的個體,需要自己的空間和權利,更需要應有的尊重。給他適度放飛的空間,其實就是在滋養婚姻,這是有心理學研究依據的,在婚姻中得到尊重和自由的人更容易對伴侶和家庭產生依戀。

人本心理學家馬斯洛將愛劃分為「出于匱乏的愛」和「存在的愛」。

「出于匱乏的愛」常常是以依賴和控制別人為手段,滿足自己內心安全感的需要。

因為匱乏,因為害怕失去,所以控制;因為控制,對方逃離,所以更害怕失去,所以加大控制。

而外界的失控,是內在失控投射出去的結果。

內心的失控和崩潰,在自體心理學里面有個術語,叫自我瓦解的體驗。

這種感覺多是源于嬰幼兒時期,對早期照料環境的失控。

早期的照料環境不如意,但是孩子并沒有辦法改變一切,所以對任何的關系都希望獲得控制。

控制意味著安全,若控制不了,就再一次面對那種自我瓦解、無助、無能的痛苦,這也成了控制者內心的情感模式。

哭,不吃不喝,上吊跳樓,不僅是在積攢道德資本去對他人實施控制,同時也伴隨著自我攻擊,對內心自我瓦解體驗的攻擊。

所以一哭二鬧三上吊,步步為營,步步驚心。

愛一個人,并沒有給你這些權利:

要對方也愛你;

要對方聽從你的話;

要對方照顧你的成功快樂。

愛一個人,只給了你一個權利:為對方做一些事。

這個權利,當然不能換取上面的三個權利。

你為對方做的事,對方接不接受,也是對方的權利,你沒有權利要求什麼。

以為愛一個人就擁有以上三個權利的人,便會產生「擁有他/她」的心態。

一般人都明白做人要公平,所以在「擁有對方」的同時,也愿意被對方所擁有,有「我是你的」的心態了。

這樣的心態,其實在邏輯上是說不過去的。

兩個相戀的人應該是平等的。

兩個人在一起,唯一的意義是相互幫助提升自己。

幸福的家庭,沒有一個是控制欲很強的人。

愛是照亮和溫暖,不是牽絆和控制。

作者簡介:賢弘老師

心理咨詢師、塔羅牌占卜師、行星能量頌缽療愈師,自由碼字人,培訓師。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命運如刀,讓我和你,一起領教。——實用心理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