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2年湖南男子抓小偷將其砍傷,被索賠134萬,堅稱:我是見義勇為

12年湖南男子抓小偷將其砍傷,被索賠134萬,堅稱:我是見義勇為
2023/01/10
2023/01/10

一個面目滄桑的中年男子走在湖南省婁底市江龍村的鄉村小路上,周圍的人群一直用眼光注視著他,并且時不時地對著他指指點點。

「聽說了嗎?他前兩天把一個人砍進醫院了,現在那個人還躺在床上沒有醒過來。」

「我聽說警察都到他家里去了,說是要把他抓起來呢。」

這個被議論的中年男子開始不以為意,但難聽的話越來越多,他也忍不住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我才不是故意砍人的!我明明是見義勇為!」他轉過身,大聲地朝著人群怒吼。

一個見義勇為的人為什麼會砍傷人呢?這件事最后又是如何解決的?

街頭下跪,民意調查

2012年12月10日,婁底金谷市場出現了一個當街下跪的男子,這個人正是胡克鋒。

他自制了兩個箱子和五百張選票,兩個箱子上分別寫著故意傷人和見義勇為,選票則分發給路過的群眾,請他們幫忙判斷。

胡克鋒舉著一張「不是英雄是乞丐,只為討句公道話」的白紙跪在地上,緊緊抿著嘴唇,一言不發。

來來往往的人群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時間一長,有認識胡克鋒的人自覺地「科普」起了這段時間發生在胡克鋒身上的事情。

聽到胡克鋒悲慘的遭遇,在場的群眾紛紛表示很同情他,他們不約而同地把選票投進了「見義勇為」的箱子中。

讓胡克鋒感到欣慰的是,所有人都認可他是見義勇為, 「只要百姓相信我是見義勇為,那就算讓我去坐牢我也沒有遺憾了!」

一個叫老羅的人卻對胡克鋒的行為嗤之以鼻,他說無論如何,胡克鋒故意傷人的事情摘不過去。

胡克鋒則被老羅的一系列行為氣得說不出話,為了給胡克鋒施加壓力,老羅還找寫手在網絡上以曾紅女兒的名義發表了文章。

這篇文章一出來,罵胡克鋒的人又增加了不少。

畢竟曾紅是一個帶著兒女的單親母親,本來就容易引起人們的同情,況且她還真的被砍傷了。

這件事發生之后,曾紅的兒子也不好受, 他媽媽是小偷的事情傳遍了整個學校,他走到哪里都抬不起頭來。

一個小偷,一個砍傷小偷的人,兩個受到牽連的家庭,見義勇為抑或是故意傷人,這就是這件事全部的關鍵詞。

而胡克鋒和曾紅一家的恩怨情仇,來自于一個雨夜。

雨夜見義勇為

胡克鋒一家住在湖南省婁底市江龍村,他人近中年,有妻有子,生活得很是幸福美滿。

江龍村治安不好,時常會有小偷光顧, 抓小偷成了江龍村村民的日常生活。

由于小偷光顧的次數太多,江龍村的村民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保護自己的財產安全不受損害。

在這種情況下,江龍村的村民們開始自愿互幫互助。

只要村里有小偷出現,那麼全村的青壯年都會一起出動,前去將小偷抓住。

胡克鋒從小就很有正義感,在抓小偷的行動中,他一向都是沖得最前的那一個。

變故恰好發生在一次抓小偷的過程中。

2012年3月7日晚上,江龍村正下著雨,在雨聲中,胡克鋒一家睡得很是香甜。

「有小偷!快來抓小偷呀!」突然,一聲驚呼驚醒了熟睡中的胡克鋒,他一聽小偷來了就要沖出去抓小偷。

「兒子別急,你帶上家伙再過去,萬一對方不止一個人呢?」胡克鋒的父親招呼住了他。

胡克鋒一想,也覺得很有道理,之前他也碰到過好幾次小偷團伙作案的情況。

胡克鋒當即決定把廚房里的菜刀捎上, 害怕小偷逃竄,他還提前打電話通知警察過來堵截。

此時的胡克鋒萬萬沒有想到,一次平常的抓小偷經歷,竟然會把自己推入地獄的深淵。

當他跑出去的時候,小偷已經四散奔逃了,胡克鋒和一起前去抓小偷的村民互相使了個眼色,決定分頭行動。

在深沉的夜色中,胡克鋒手里的手電筒尤其明亮, 他順著小偷最有可能逃竄的方向仔細搜尋,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視線盲區。

在手電筒的晃動中,胡克鋒看見了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那人肩膀上扛著幾根鋼管,很明顯是剛偷完建材。

「小偷,站住!」胡克鋒大喊一聲,那人受到了驚嚇,拔腿就跑。

胡克鋒三步并作兩步,很快就追上了小偷,他伸手一抓,把小偷頭上的帽子掀翻在地。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這個身材格外瘦小的小偷竟然是一個女人。

見自己被發現,小偷也不甘示弱,奮力反擊,這下胡克鋒顧不得眼前的小偷是個女人,上前就和她扭打在一起。

在混亂中,胡克鋒不知何時舉起了手中的菜刀,朝著小偷的后腦勺砍了一刀。

小偷慘叫一聲,應聲倒下,胡克鋒突然清醒過來, 他只是協助抓小偷,無論如何也不該傷人。

意識到自己已經鑄成大錯,胡克鋒馬上報了警,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隨后警方火速趕來,救護車也趕到現場帶走了被砍傷的小偷,胡克鋒還特意跟去醫院,想看看小偷傷勢如何。

負責治療小偷的醫生說,她的傷勢很是嚴重。

胡克鋒聽到這番話,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只是想把小偷抓起來繩之以法,沒想過要傷害她。

他主動掏出五萬元,為小偷墊付了醫療費,他原本以為,等小偷清醒過來之后,這件事也就這麼過去了。

但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

見義勇為者反被拘捕

這件事發生以前,江龍村的村民每次提起胡克鋒的時候,都會為他豎一個大拇指。

因為胡克鋒是村里遠近聞名的抓賊達人, 他前前后后抓到過十幾次小偷,還經常受到派出所的表彰。

這次胡克鋒自知傷了人,表彰他應該是混不上了,可誰知,警察還是找上門來了。

3月8日,也就是抓賊案發生的第二天,警察找到了胡克鋒。

「胡克鋒,你昨天是不是參與了工地的抓小偷行動,并且在行動中致使一名小偷受傷?」

胡克鋒不明所以地點了點頭,然而下一秒,手銬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警察同志,你們這是在干什麼呀?」「那個小偷的家屬要告你故意傷害,你必須要和我們走一趟了。」

原來,頭天那個被胡克鋒砍傷的小偷叫作曾紅, 曾紅之所以會走上違法犯罪的道理,實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的丈夫早年因病去世,丟下一個智障的大女兒和剛出生的小兒子。

曾紅只得一個人扛起這個家的重擔,期間她擺過攤,打過零工,好不容易把小兒子拉扯到上小學的年紀。

如今家里兩個孩子就像兩只吞金獸一樣,讓曾紅倍感壓力。

為了改善家里的經濟條件,曾紅決定去工地上偷一些鋼管來賣,誰知她第一次做小偷,就被胡克鋒逮住,之后還被砍了一刀。

曾紅這一倒下,她家里的兩個孩子和80歲的老母親都沒人照顧了,可以說胡克鋒斷絕了曾紅一家人的生機。

治療曾紅的醫生斷言, 即使她醒過來,之后也只能癱瘓在床,無法出去打工掙錢。

曾紅的姐夫老羅看不過去了,他認為曾紅之所以會落到這個地步,全是因為胡克鋒。

因此老羅果斷報了警,讓警察把胡克鋒抓了起來。

六天后,胡克鋒暫時被釋放回家, 但在事情解決之前,他仍然處于警方的監視之下,這讓胡克鋒渾身不舒服。

更讓他感到委屈的事情是,自從他被警方帶走之后,這件事就飛快地傳了出去,村里的老老少少們都知道了這件事。

他走到哪里都會被指指點點, 他的兒子甚至還被同學稱呼為「殺人犯的兒子」。

胡克鋒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不過是見義勇為了一次,怎麼就變成「殺人犯」了呢?

被小偷家屬索賠130萬

胡克鋒這邊還在為案子的事情苦惱,那邊老羅已經計劃著上門來要錢了。

在老羅口中,這個故事并不像胡克鋒講的那樣。

3月7日晚上,老羅正在睡夢之中的時候,突然接到了警方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稱曾紅出了事。

老羅趕快穿上衣服,安撫好因為電話被吵醒的妻子,急匆匆地趕往了現場。

讓他感到十分氣憤的是,曾紅并沒有第一時間被送往醫院,當他趕到的時候,很多人還圍著曾紅看熱鬧。

而胡克鋒也在人群中,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看上去并沒有砍傷人的愧疚表情。

人群中的聲音無外乎是「她是小偷她活該」一類的言論,讓老羅很是生氣。

如果不是警方告訴老羅,救護車已經在路上的話,老羅說不定已經和胡克鋒打起來了。

即便當時沒有打起來,可仇恨的種子已經在老羅心中埋下了, 尤其是知道曾紅今后再無勞動能力的時候,他的火氣就更大了。

為此胡克鋒剛被釋放,老羅就找上門來,要求他全權負責曾紅今后的生活起居。

老羅羅列了一張單子, 上面包括曾紅的治療費用、精神損失費、營養費等等雜七雜八的條款,合計134萬。

胡克鋒一聽這個數字就傻眼了,他一口咬定老羅是在借曾紅的事情訛詐自己。

要知道,曾紅一住院,他就拿出了五萬元治療曾紅,這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畢竟胡克鋒家里也不富裕,他們一家老小全部靠著一個小賣部生活, 五萬塊對他來說并不是一個小數字。

現在老羅得寸進尺,要讓他賠償130多萬,這筆錢他是無論如何也拿不出來的。

老羅的態度則很強硬,拿不出錢的話,那咱們就在法庭上見,讓法律給出一個公正的結果。

胡克鋒也不愿意讓步,老羅三天兩頭到自己家里鬧事,已經嚴重影響到了自己一家人的正常生活。

老羅要告他故意傷人的話,他也要提起訴訟,告老羅擅闖民居,尋釁滋事。

因為這件事,胡克鋒的聲譽已經一落千丈,平時很崇拜他的兒子也時不時流著淚問他:「爸爸,你真的是殺人犯嗎?」

胡克鋒的妻子更是責怪他過于沖動,大家都一起出去抓賊,為什麼他偏偏要跑得那麼前面呢?

面對這些質問,胡克鋒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為自己辯駁。

2012年七月,老羅和胡克鋒分別以原告和被告的身份,站上了法庭。

在起訴書中,老羅不僅要求胡克鋒賠償自家134萬人民幣,還要求法院判決他十年有期徒刑。

由于當天案發現場在農村工地上,四周沒有監控,因此當天的情況如何,只能靠當事人雙方的口述。

胡克鋒已經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了, 可曾紅醒來之后卻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一直不肯開口回憶當天的內容。

這也讓取證一事充滿了重重困難,當然,警方可以斷定的是,胡克鋒的出發點肯定是好的。

這一點從他過往的抓賊行為以及他在鄉鄰間的口碑就可以得知。

之前,胡克鋒還懷疑過老羅是曾紅的同伙,畢竟曾紅用來偷盜的車輛是屬于老羅的。

但經過警方查證,老羅當天確實有不在場證據,曾紅有同伙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不過這個同伙應該不是老羅。

鑒于胡克鋒的行為最終對曾紅造成了嚴重的傷害,法院最終判決他需要賠償曾紅一家130萬元。

這一結果讓胡克鋒如遭雷劈: 「如果我故意傷害的罪名成立,我相信這將會對整個社會的道德、價值取向造成重大的影響,以后誰還敢見義勇為?」

歸根結底,這件事對兩個家庭造成的傷害是真實存在的,但胡克鋒是否是故意傷人一事,直到現在還沒有定論。

胡克鋒依舊在四處奔走,想證明自己的清白,老羅依舊寄希望于法律,想為自己的小姨子討回一個公正的結局。

對于法庭來說,這件案子確實不好判決,雙方各執一詞,似乎都占據了道德的制高點。

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見義勇為的人能夠得到一個公正的結局。

當然,見義勇為也要注意尺度,如果當天胡克鋒能夠冷靜一點,或許之后的種種事情也都不會發生。

但愿好人能有好報吧!

-完-

文丨書書

編輯|書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