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心理學家:越是出生底層的人,越安于現狀,原因主要有兩點

心理學家:越是出生底層的人,越安于現狀,原因主要有兩點
2023/01/13
2023/01/13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俗話說:「人叫人千聲不語,貨叫人點首自來」「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行行出狀元」......這些俗語突出了一個核心觀點,那就是不同的人和群體之間有著各不相同的狀況,甚至千差

其實自古以來,不管怎樣的社會之中,類似的情況都是存在的,如德國著名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對于社會等級的研究一般 ,他認為社會中必然會存在各種階層,同時劃分這些等級的標準還是多樣性的,有時并不僅僅是因為財富或者是官僚體系。

在中國古代,有「士農工商」這樣的職業分級,也有平民-士大夫-貴族的社會等級體系,人們為了實現階級的跨越,從而改變自己的人生軌跡,常常會采取科舉考試這樣的方式,通過獲取知識的手段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所謂「寒門出貴子」便是在說這種過程。

然而隨著社會的發展與變遷,像古代社會當中那樣的階層跨越情況已經不復存在,這是由于階層已經逐漸固化,各種劃分社會等級的標準已經逐漸融合

想要獲取財富,需要一定的社會地位;想要提升社會地位,離不開人脈;想要擴大人脈,又需要足夠的財富......

一個令人心痛的現狀就是:那些越是處于社會底層的人,往往就越會安于現狀。主要原因有兩個。

1.目標實際,無所期待

中國有俗話說「飽暖思淫欲」「倉廩實而知禮節」,說的是人們要做的事情也是有先后的,有時對于那些連溫飽都無法滿足的人,他們根本沒有資格去談生活質量的事。

同樣在西方心理學當中,馬斯洛的所謂「需求層次理論」也是在說這一點:處在不同階段當中的人,對于人生也有著截然不同的需求。

有的人需要讓自己每天都能吃頓飽飯,甚至是要確保自己看到第二天的太陽;還有的人則什麼都不缺,活著只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最終人生理想。

當我們去提到「夢想」「目標」的時候,是不可以拋開個人情況的。

對于那些暫時處在社會底層的人而言,他們或者是在溫飽線周圍徘徊,為了填飽肚子而努力;還有的人只是能夠養活自己,并沒有能力去考慮未來。

所以這樣的人能夠健康活著已經是很不容易了,他們既沒有能力去考慮提升自己人生的事情,也暫時沒有資本去考慮這些。

比如對于一個家庭條件比較差的年輕人而言,父母好不容易讓他接受完義務教育,供他上了大學,他能夠選擇的路就只有走入社會去工作,憑借自己的努力掙錢,養活自己、贍養父母。

但是他們能夠找到的最好工作,往往也就是剛剛能養活自己的工作,想要提升收入,要不就靠提升學歷,要不就靠人際關系。對于他們而言,可以說是都不太現實的。

很多時候不是人不想努力,而是實在無從下手。

2.平台有限,不易上升

還有人會好奇:難道古代「寒門出貴子」的情況真的不存在了嗎?

我們不妨分析一下,中國古代之所以存在這樣的現象,其實離不開幾個事實:首先,古代的科舉考試體系建立在全國大小的范圍上,教材、考核方式都是統一的。

人與人之間競爭相對公平;其次,通過科舉考試獲取的一種「資格」,確實能夠比較穩定的換來官職,讓個體實現一種從知識分子到士大夫的轉變。

但當今社會之中,我們盡管有當下全球范圍內相對最為公平的大學聯考制度,但是由于受教育人口數量的急劇增長,不可能做到絕對的統一。

另外一個好的學歷也只是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決定個體的職業水平,并不能夠百分百保證其未來發展。

所以對于一些學習很努力的學生而言,他們可能在上學的過程中一直做得很不錯,但是最終也只能憑借自己的學歷,找到一份差不多的職業,讓自己不至于過得太差。

另外由于原生家庭狀況比較一般,所以他們往往不太容易接觸到太頂層的生活狀況,眼界和格局會受到很大的制約,很有可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加上觀念和思想的束縛,在人生發展的道路上也許就只能在自己能夠觸及到的范圍內發展了。

這不是歧視,而是希望年輕人能夠多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突破自己的舒適區,也許就會發現更多。

- The End -

作者 | 湯米

編輯 | 生煎包

第一心理主筆團 | 一群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Bruk, A., Scholl, S. G., &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

微信公眾號:第一心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