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丈夫逝世5年,妻子冒領退休金27萬,20年被捕時哭訴:不知道他死了

丈夫逝世5年,妻子冒領退休金27萬,20年被捕時哭訴:不知道他死了
2023/01/10
2023/01/10

2020年11月,一個上海老太鬼鬼祟祟地走到銀行取款機前,她確認周圍沒人后,掏出懷中的卡,取走了一筆錢。

這位老太太姓錢,當時她已年過六旬,她行蹤詭異地來到這里,只是為了取出丈夫的養老金。

此時, 錢麗(化名)的丈夫鐘建國(化名)已經去世五年,可錢老太卻仿佛「毫不知情」。

鐘建國2015年去世,遺體放在醫院里五年無人領取,在此期間,錢麗卻一直在冒領丈夫的養老金。

當調查人員找到錢麗的時候,她聲稱自己一直以為丈夫鐘建國還活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要解開謎團,我們還得從上個世紀說起。

不對等的婚姻

錢麗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身為上海土著的她從小養尊處優,吃穿不愁。

錢麗的父母對她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她能夠找一個門當戶對的丈夫,一輩子過著優越的生活。

在遇見鐘建國之前,錢麗確實是這麼想的。

然而,愛情從來都不按常理出牌, 一次偶然的機會,錢麗和鐘建國相遇了。

彼時的他們都還處于正好的青春年華,男的帥氣,女的美麗,第一次見面后,兩人就對對方有了好感。

在接下來的相處中,錢麗和鐘建國的感情迅速升溫,兩人很快正式交往。

在享受甜蜜愛情的同時,錢麗心中一直惶惶不安,因為鐘建國跟她父母制定的女婿標準大相徑庭。

錢麗父母期望中的女婿至少要有上海戶口和豐厚的家產,能夠確保錢麗后半生衣食無憂。

但鐘建國只是一個來自江蘇農村的鄉下小伙,既沒有上海戶口,也沒有足夠的積蓄。

在得知錢麗和鐘建國交往之后,她的父母發出了強烈的反對聲音。

「囡囡,這個小子既沒有錢也沒有前途,你跟著他是要受苦的啊。」錢麗的父親一臉心痛地說道。

「對的呀,他跟你在一起指不定是圖什麼呀。」錢麗的母親也在一旁幫腔。

當時的錢麗被愛情沖昏了頭腦, 無論家里人怎麼勸阻她都不聽,執意要和鐘建國在一起。

在錢麗的堅持下,她的父母漸漸妥協,默許了這門婚事。

不久后,錢麗就和鐘建國領證結婚,兩人還生下了一個十分可愛的女兒。

婚后的日子平淡卻溫馨,錢麗的生活質量雖然大打折扣,但她的心里卻充滿了甜蜜。

鐘建國更是發誓要讓錢麗過上幸福的生活,為了養家糊口,他找了一份開吊車的工作。

正在鐘建國的工作逐漸穩定下來的時候,下崗潮席卷了整個上海,鐘建國也受到了波及。

從這以后,鐘建國就陷入了頹廢之中,一家人的日子越過越不如從前。

看到這個毫無上進心的丈夫,錢麗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否正確。

她不止一次想過要和丈夫失婚,但看到尚且年幼的女兒和沒有穩定收入的丈夫,她又有些心軟。

畢竟鐘建國只是稍微負能量了一點,細算起來他并沒有做對不起錢麗的事情。

懷著這種心情,錢麗一直沒有提出失婚,兩人的婚姻生活就這樣磕磕絆絆地進行了下去。

2009年,鐘建國突然在家里暈倒,鄰居發現了這件事,將他送到醫院。

當時錢麗不在家,她接到醫院的電話后,一刻也沒有耽擱,立刻到醫院探望鐘建國。

醫生告訴錢麗, 鐘建國暈倒的原因是因為患上了腦梗塞,同時他還患有老年人身上常見的高血壓和糖尿病。

這次暈倒讓鐘建國的半邊身子陷入了癱瘓之中,他幾乎不可能再正常行動。

聽到這里,錢麗腿腳一軟,差點跌坐在醫院的地板上。

「老太太,你不要擔心,只要你們精心照顧病人,病人還是有好轉的可能的。」

那天,錢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醫院的,她只知道自己的心情從來沒有那麼沉重過。

人口普查牽出背后秘密

「叮鈴~!」時間轉眼來到2020年12月,人口普查登記員老蔡按響了錢麗家的門鈴。

老蔡對錢麗并不陌生,他記得錢麗有一個姓鐘的丈夫, 自從錢麗的丈夫生病后,錢麗就一個人住在這里。

聽到門鈴聲,門內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錢麗穿著拖鞋打開了一條門縫。

「干什麼的?」錢麗戴著口罩,聲音中透著一絲謹慎。

「是我,老蔡,這不,社區搞人口普查呢,要麻煩住戶跟我們確認一下信息。」

老蔡把手中的信息登記表遞給了錢麗,錢麗接過來,飛快地填寫完了。

「對了,你老公呢?還在醫院里住著嗎?」老蔡隨口關心了一下錢麗的老公。

誰知聽到這句話,錢麗表現得非常緊張,她沒好氣地說道:「在敬老院里住著呢!」

當時老蔡正在檢查錢麗的表格信息是否填寫完整,沒注意到錢麗的異常。

在翻看的過程中,他發現鐘建國的戶籍和錢麗一樣,都不在目前這個居住地。

秉著負責的態度,老蔡又一次詢問了錢麗:「你老公現在在哪里呀?」

「他住在五院啊!你不是知道嗎?我老公幾年前就病了。」錢麗的語氣越來越激動。

「是這樣的,我們這個登記表需要簽字確認,如果你老公不在,你就幫他簽一下吧。」

「我老公住在五院,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我怎麼幫他簽字?」說完這句話,錢麗砰地一聲把門關上了。

老蔡站在門外,和大門面面相覷,內心一陣莫名其妙,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錢麗。

老蔡沒辦法,只好轉身離去,在回辦公室的過程中,他突然咂摸出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第一,錢麗的口吻前后不一致,她開始說鐘建國在敬老院,沒過幾分鐘又改口說他在五院。

第二,錢麗和鐘建國是夫妻,據老蔡了解兩人目前沒有失婚,為什麼錢麗會說自己不知道鐘建國是死是活呢?

老蔡越想越不對勁,他覺得其中很有可能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為了穩妥起見,老蔡把這件事告訴了自己的領導,領導也覺得很奇怪,馬上派人前去核實。

到了醫院后,醫院的工作人員告訴前來調查的人: 鐘建國已于2015年8月2日去世了!

法律規定,職工一旦去世,他的戶口就會被注銷,養老金也不再發放。

鐘建國已經去世五年多,他的養老金卻還是按時被領取,警方調查后發現,領錢的人就是錢麗。

結合錢麗此前的異常表現,警方猜測錢麗很有可能已經得知鐘建國去世的事。

她為了騙取鐘建國的養老金,一直對這件事秘而不宣,直到人口普查的時候才露出馬腳。

在鐘建國去世的五年時間里,錢麗總共領取了27萬元的養老金, 她的行為已經涉嫌詐騙。

警方立馬趕到了錢麗的居住地,把錢老太帶回派出所問話。

在審訊室內,錢麗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講述了她和丈夫鐘建國相識相知相愛的故事。

「我不知道他已經死了,我一直以為這些年他在醫院治病。」錢麗無辜地說道。

她說鐘建國住院之后,自己曾經去看過他幾回,但後來因為事情太多,沒法經常去看他。

這些年她身上也有不少病痛,不僅視力出現問題,腿腳也有些不便,實在沒有精力照顧鐘先生。

「我是沒去看他,但我一直在請護工照顧他,要不是你們來找我,我根本不知道他已經死了。」

錢麗的說法合理中透露著一絲詭異,真的有人可以在五年時間里一次都不去看望自己的丈夫嗎?

就算她說的是真的,在鐘建國死亡的時候,醫院為什麼沒有通知她呢?

被拋棄的男人

2009年,鐘建國因為腦梗塞暈倒住院后,他的妻子錢麗和女兒都來過醫院探望他。

僅僅兩周之后,這兩個女人不約而同地失蹤了,醫院再也沒有聯系到她們。

在醫院,這種事情并不罕見,很多沒有能力支付醫藥費的家庭,往往會選擇遺棄病人的辦法。

鐘建國的病情復雜,很有可能一輩子癱瘓在床上,他的家人嫌麻煩不愿意照顧他也是有可能的。

醫院雖然對這件事心知肚明,但他們卻沒辦法放著鐘建國不管。

為了照顧鐘建國的飲食起居,醫院專門為他安排了一名護工來打理他的生活。

這個護工在鐘建國身邊呆了一年多,每天他都準時來到鐘建國的病床前,給他喂飯、擦身、幫他處理大小便等等。

護工說, 在他照顧鐘建國的時候,從來沒有見過鐘建國的妻子女兒來看望他。

因為這件事,鐘建國的心情一直不太好,他也猜測到是家人把自己拋棄了。

鐘建國的事情在醫院傳開后,各個科室的醫生護士都很同情他, 醫院不僅幫他減免了護工的費用,還經常給他改善伙食。

在此期間,醫院也沒有放棄聯系錢麗和錢麗的女兒,電話一通一通地打出去了,卻始終石沉大海,沒有收到回音。

通過鐘建國提供的聯系方式,醫院輾轉找到了鐘建國的某個哥哥。

鐘建國的哥哥得知此事后,倒是來醫院照顧了鐘建國幾天。

但他有自己的家庭和工作,不可能時時刻刻在醫院照顧鐘建國。

再加上鐘建國的哥哥自己腿腳也不方便,在醫院長時間站立對他的身體不好。

為了找到錢麗,鐘建國的哥哥親自跑到錢麗家里敲門,但門內卻毫無動靜。

這件事之后,鐘建國的哥哥心灰意冷, 他不想攬下這個爛攤子,干脆也不來醫院了。

在生理和心理雙重痛苦的折磨下,鐘建國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剛進醫院的時候,鐘建國還是一個看起來很壯碩的小老頭,可時間一長,他竟成了病入膏肓的模樣。

2015年8月2日,鐘建國的病情突然惡化,醫生盡力搶救后依然沒有將他救治回來。

鐘建國去世后,醫院本以為錢麗會松一口氣,來醫院領取鐘建國的死亡證明。

但他們卻還是聯系不上錢麗,錢麗 和女兒就像是人間蒸發一般,徹底消失在了世界上。

無論醫院是打電話聯系錢麗還是把尸體處理通知單郵寄給她,都沒有收到過任何回音。

錢麗打定主意要和鐘建國劃清界限,怎麼也不肯來醫院處理他的后事。

死亡證明發不出去的話,鐘建國的戶籍就無法注銷,鐘建國的遺體火化程序也無法啟動。

因為這一點 ,除了醫院以外,誰也不知道鐘建國已經在2015年去世。

鐘建國的戶籍還存留在世界上,他的養老金也幾年如一日地按時打到他的賬戶中。

錢麗雖然打定主意不管丈夫,但她卻并沒有放過丈夫的養老金。

鐘建國的養老金全部落到了錢麗手里,這些年所有的養老金加起來已經有27萬了。

2013年,鐘先生曾經寫下過一封求援信,信中表明他的妻子錢麗從來沒有來看望過他。

鐘建國的離世和錢麗的置之不理有很大的關系,如果她能夠積極治療鐘建國的話,他肯定不會走得如此凄涼。

錢麗的這種行為不僅涉嫌詐騙養老金,還涉嫌故意遺棄,她馬上被公安機關拘留起來。

最終,錢老太被檢察院提起公訴,她受到了應有的懲罰,鐘建國的尸體,也在公證機關的見證下被火化,他得到了遲來5年的正義。

錢麗年輕的時候曾經愛得轟轟烈烈,不顧父母反對也要嫁給一無所有的鐘建國。

當激情褪去,生活露出原本的猙獰模樣時,那份看似珍貴的愛情早已千瘡百孔。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錢麗和鐘建國的故事,讓人不禁有些唏噓......

-完-

編輯|書書

參考資料

瀟湘晨報:《生病丈夫被遺棄死在醫院遺體5年沒人領,妻子還冒領亡夫退休金27萬》

光明網:《丈夫被遺棄孤獨死在醫院 妻子冒領亡夫退休金 5年坑了27萬!》

北京晚報:《丈夫被遺棄孤死醫院,妻子冒領亡夫退休金5年!》

看看新聞:《丈夫孤獨死在醫院,妻子冒領退休金長達五年》

用戶評論